首页 > 拳破未来 > 第一百五九章 赢少爷(书号:13326

第一百五九章 赢少爷

作者:话筒
    </d></r></ble></d></r></ble>

    选择这份工作,nV孩儿本身也是Ai剑之人,她可惜的是,这把宝剑需要重铸,自然是有了难以修复的瑕疵,对于Ai剑之人而言,没有什么是b看到一把宝剑损毁更为可惜的事了。

    “先生您好,请问你需要哪种等级的铸剑师傅帮您铸剑?”nV孩儿问道,然后翻开一个册子,摊在柜台上:“您可以看一下对应的价目表。”

    凌逸知道,兵器店的铸兵师是有初级、级、高级、大师以及宗师之分的,不同等级的铸兵师打造出来的兵器品质也是有所不同,身价也是有所不同。

    凌逸还是第一次打造兵器,看了一眼价目,就被上面的一个个数字给吓了一跳,即便是最便宜的初级铸剑师,请他们铸剑根据剑的材质不同,至少也需要一万,而级铸剑师至少需要三万,高级铸剑师更是达到了十万,大师则一下五十万起跳,至于宗师……极光兵器店总共也就只有一位宗师,恰恰就在这总店之,请动他的价格,至少都要三百万。

    凌逸暗暗摇头,以前还真不知道铸兵师居然是这样一个暴力行业,不过想想也能接受,因为兵器对于许多武者来说,等同于第二生命,一件趁手的兵器,会使得武者在战斗能够有更好的发挥,如果是神兵利器,那更是能够让武者在战斗占据明显优势。

    而评判兵器好坏的标准,除了兵器的锋利以及坚韧程度外,更有元力损耗b例这种说法。

    拿剑来说,越是垃圾的剑,往里面灌入元力催发出剑芒,损耗的元力就会远远大于高级兵器的损耗。

    故而,兵器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武者在战斗的元力使用效率,某种程度上能够左右战斗的胜负。

    所以,随着武风越盛,兵器在武者心目的地位越来越重要,铸兵师的身价水涨船高也是自然而然之事。

    当然,凌逸也知道,极光兵器店的定价,绝对是要超过平均市价的,这就是所谓的品牌价值。

    看着价目表上面一笔笔“巨款”,身上从来没有穿过超过三百块钱外套的凌逸感觉很是R疼,犹豫挣扎了几秒,轻咳一声厚着脸皮道:“不知道租用这里的铸剑炉,需要多少钱?”

    nV孩儿眼再度闪过一丝诧异,照她想来,能够用得起这种宝剑的,又岂会在乎那点铸剑的钱?而且至少也是要请高级铸剑师重铸才对……

    愕然之后,nV孩儿突然发现了什么,眼睛不禁瞪大了:“你是……”

    “嘘……”凌逸将手指竖在了嘴前。

    nV孩儿脸庞涨红着,终于是将后面的“凌逸”两字给咽了回去,然后心就更加不解了,疑惑的眼神看着凌逸,好像在说,以你的身家,有必要连这点钱都省吗?

    凌逸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有些名气的,连自己有多少身家都已经被许多人知道了,当然是不愿意承认自己骨子里有葛朗台的X格,面不改sE地微微一笑,什么话都不说。

    nV孩儿脸更红了,现出一丝羞赧和抱歉神sE,只以为凌逸这样做怕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当即回答道:“如果是租赁铸剑炉的话,基础费用是二十四小时一千,不足二十四小时也是一千,超过二十四小时产生的费用按小时折算,铸剑过程如果需要用到添加材料,也需要另算。”

    凌逸点点头,这个价格尚且能够接受。

    “先生请跟我来。”

    nV孩儿带着凌逸转入通道,没走多远,就来到了铸兵区,隐隐约约能够听到非常细微的打铁声音从各个铸兵间内传出。

    nV孩儿将凌逸带到了一扇亮着绿sE提示灯的门前,刷卡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凌逸走进去打量,这铸兵间地方并不算大,将近二十个平方公尺的样子,不过打造兵器的各种设备和用具一应俱全。

    nV孩儿道:“您要是需要什么材料,或者有其他什么需求,可以通过传呼向服务人员传达。”

    “好的。”

    nV孩儿眼神异样地退了下去,倒是没有提出索要签名之类的举动,可见这极光兵器店的管理是合格的。

    门关上之后,凌逸发现全金属打造的桌子上摆着一本说明手册,翻开来看了看,发现里面对于铸兵间各种工具的使用方法都有详细的说明。

    这种说明手册,一般人是不会看的,因为既然是租用铸兵间,自然多少都有铸造兵器的经验,又岂会连工具都不会用?

    不过凌逸就不同了,他在这方面是个十足的菜鸟。

    而在凌逸看这本说明手册的时候,他来到店里的消息,已经传递给了极光兵器店的高层负责人。

    “噢?他租了一个铸兵间?难不成他还JiNg通铸剑?有趣……来者是客,一视同仁。”

    最高负责人是一名皮肤bnV子更加白皙的青年,一身休闲白sE西装在他身上穿出了尊贵的气质,好像一位贵公子,手的葡萄酒杯之盛了半杯鲜红的YeT,轻抿一口,闭上眼睛,露出陶醉神sE,就不再关心其他。

    看完手册之后,凌逸心里有了数,就开始用制造模具的工具制作形状,因为对自身的肌R和力量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JiNg确C控,凌逸没过片刻,就将自己心所想的杀猪刀造型的模具给做了出来,满意地点头。

    等了几分钟,等模具彻底固态化,凌逸就将手的剑给拔了出来。

    嘤的一声,剑身以R眼不可见的振幅颤鸣着,好似龙Y,寒光乍泄,刃口锋利。

    饶是凌逸对兵器不太JiNg通,也不禁赞叹一声好剑,就将这剑毫不犹豫cHa入了一个条形熔具之,送入火炉之内。

    然后,凌逸点燃火炉,直接设置程序,将温度提升到最高,便开始静静等候。

    火炉之全是温度极高的蓝sE火焰,哪怕是神兵利器,不消片刻,也要彻底熔化成了金属YeT,至于不能融化的剑柄的部分材质,则是直接被焚烧成气了。

    时间差不多了,凌逸就关掉火焰,然后用专用铁钳将条形熔具取了出来,一GU热浪顿时席卷而出,充斥整个铸兵间,却又很快被墙壁x1收掉。

    凌逸将融化之后的金属YeT尽数倒入模具之,发现刚好,心对于自己的计算颇为满意。

    等金属Ye冷却了些许,初步成形,凌逸就用打开模具,用钳子将红彤彤的杀猪刀取了出来,然后放在锻造台上,抓起一把分量适的锤子就不断敲打起来。

    如果让君家的人,知道玄机剑被这样暴殄天物似的对待,不知多少人会气得吐血。

    而就算是初级铸剑师,看到凌逸的铸剑方式,也是要不断摇头。

    浇铸铁水成形再打造兵器,这是最上不得台面的铸造兵器的方式,完全是在浪费材料。

    凌逸却觉得很有趣,有趣之处不在于自己打造出了怎样的兵器,而在于这个锻造过程,就好像拿到了一件新奇的玩具一样。

    对他来说,这是生活上的一种调剂,天天光顾着修炼武道的人生实在没多大意思。

    叮叮当当敲打了十几分钟,凌逸觉得杀猪刀的形象跟自己想象差不多了,就开始用磨轮磨砺刃口,一时间火花四溅,然后又是敲敲打打。

    就这样又过去了十几分钟,凌逸拿着看上去十分光亮锋利却丝毫没有先前玄机那种剑寒光乍泄的杀猪刀,觉得大功告成。

    这杀猪刀十分奇葩,连刀柄都是一T铸就而成,只要在外面缠几层布防滑就够了。

    君傲云这个时候,还满心希望借助大伯的力量,能够将失去的玄机剑给找回来,若是知道玄机剑已经变成了一把又丑又笨的杀猪刀,不知会做何感想。

    还有半个多月,凌逸就十八岁了,所以他准备把这把卖相不佳却已经开锋了的杀猪刀,当成自己给自己的成年生日礼物。

    打开门,门口就有那名nV孩儿在等候着,看见凌逸出来,不禁露出讶异神sE:“您已经结束了?”

    “嗯。”凌逸淡定地点头,示意了一下手的檀木剑鞘,道:“这剑鞘我想卖掉,你们帮我估个价。”

    “哦,好,客人请跟我来。”

    nV孩儿眼诧异,状似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凌逸的双手,发现凌逸的手什么都没有。

    她哪里知道,凌逸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打造出来的东西不好见人,所以倒拿着掩藏在袖子里。

    nV孩儿将凌逸带到了一个房间里,很快就有一名年长的评鉴师进来,客气了一声,用手绢擦了擦手,才双手捧过剑鞘细细打量,蓦地神sE一变,额头快速渗出汗水,双手都颤抖起来,连忙将剑鞘放回桌上,颤声道:“这位客人,这件东西太过贵重,我需要去请示一下。”

    贵重?凌逸一怔,虽说这么大一支的檀木b较难找,但也算不上稀罕,怎么会将这见多识广的评鉴师吓成这样?

    “好,请去吧。”凌逸点头。

    评鉴师告罪一声,就离开了房间。

    没几秒钟,那名极光最高负责人青年就得到了汇报,微微抬起酒杯,将杯的YeT一饮而尽,轻T1aN了下嘴唇,道:“这个凌逸,居然拿到了玄机剑?并且要出卖玄机剑的剑鞘?有趣,有趣,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看上去年纪并不算大的他,说起话来有种老气横秋的意味,却不让人觉得突兀,仿佛这样说话的方式正适合这样气质的他。

    他的身上,有种同龄人不具备的沉稳。

    青年嘴角扬起地轻声笑着,通过视维器下达指令道:“他敢卖,我们若是不敢收,岂不是弱给了他?这剑鞘若是拿到极光拍卖场拍卖,肯定能卖出一个天价……”

    “赢少爷,这样做的话,恐怕会被认为是对君家的挑衅……我觉得,这也许是一个挑拨我们和君家关系的陷阱……”通话的人迟疑道:“要不要跟老爷知会一声?”

    “不用,这件事我可以做主。赢少爷淡笑,目光深沉如海:“陷阱不陷阱的,都没有区别,这个世界,已经平静了太多年了,难得发现了有趣的人,发生了有趣的事情,倒不妨将这池Si水,搅动得稍微波澜一些……平淡如水的人生,是对生命最大的浪费……”

    “……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