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九十九章 差!极差!(书号:13660

第九十九章 差!极差!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周一冲榜,诸位兄弟手的票票之类的不要藏着了,还没有收藏的请帮忙顺手收藏,这些数据对三生都很重要!多谢啦!

    ————————

    郑先一脚将那个黑衣人的脑袋踩进血水之。

    这一脚踩下去,和刚才一拳砸出去的感觉一样,那就是这黑衣人身上鲨鱼皮般的衣服滑不溜丢,完全不着力,十成力量被衣服卸掉了七成,不过郑先也没想将这黑衣人的脑袋踩爆。

    郑先发力疾奔,朝着前面丝毫没有半点副司长风度的花皮猴子狂追过去。

    二狗子有些意外的扫了身后的郑先一眼,随后嘴角冷笑流露,骤然加速,如狂风般疾驰出去。

    郑先双目瞳孔猛地收窄,这花皮猴子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郑先相信,即便他此时将全部的生机之力全都释放出来,灌注进双腿之,最多也就和这花皮猴子拼个平手,甚至还要差一些,但是从这花皮猴子狂奔的感觉来看,这家伙还有不少余力尚未发挥出来。

    这不是常人能够拥有的力量,不是人类肌R通过训练能够达到的程度。这家伙也是修仙者?

    此时刀鱼和银鬼已经放倒了阻拦他们的两个黑衣人,正要奋力狂奔,追逐二狗子,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了这叫他们绝望的场景。

    最重要的是,随着二狗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地面上的毛孔般的孔洞之涌出的鲜血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正如二狗子所言,当他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这里将被鲜血灌满。

    刹那之间鲜血便到了刀鱼和银鬼的腰身处,刀鱼和银鬼能够感觉到那鲜血的腐蚀之力钻透了衣服在侵蚀皮肤,犹如无数的小虫在身上撕咬不断一般。

    眼瞅着已经完全不可能追上二狗子,刀鱼和银鬼却并未丧失斗志,相反两人此时变得异常冷静,面目之展现出经历了无数生Si搏杀之后才有的狞厉!

    求生意志,这是猎神战士必备的条件,刀鱼和银鬼都是猎神战士之的佼佼者,自然在求生意志上面更为强大,在任何时候、任何绝望的危机之下,刀鱼和银鬼都绝对不会放弃求生的念头。说白了两人就是怕Si,有着我绝对不能Si的信念!

    刀鱼和银鬼几乎同一时间转身,他们的目标不再是追不上的花皮猴子二狗子,而是两边的墙壁。

    刀鱼捏起拳头蓄足力气,明知道面前的是金属墙壁,十成十的一拳砸上去,粉碎的肯定是自己的拳头,依旧毫不犹豫的一拳砸出。

    而银鬼奋起手从拦截他的黑衣人那里抢夺来的巨锤,朝着墙壁狠狠地砸去。两人选择的部分都是之前黑衣人翻弹出来的位置。

    两人都是绝顶聪明之辈,从花皮猴子奔跑的速度那么快就可以知道,从一开始花皮猴子就没打算叫他们追上。

    说什么要追上他云云,其实就是一个圈套,目的是要给他们设置一个思维定势,觉得只有追上花皮猴子才能逃出生天。

    但花皮猴子的速度堪b狂风,是绝对追不上的,而花皮猴子完全没有理由要他们全都Si在这里,那么就一定有别的办法能够从这里逃走,要从花皮猴子之外找寻生路。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这样的判断,绝对不容易。

    咚的一声闷响,咯叻一声脆响,银鬼手的巨锤折断,刀鱼的拳头粉碎。

    不过不是没有收获,刀鱼面前的墙壁被砸出一个窟窿,而银鬼的锤子则深深的嵌进金属墙壁之。

    这金属墙壁并不是那么厚。

    巨锤,双刀,还有铲子,这是那三个黑衣人手的三件兵器。

    “娘的,这些东西果然都是有用的!”刀鱼对于自己的鲁莽有些懊恼,三个黑衣人手的家伙明显就是送给他们离开这里的工具,不过刀鱼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他并未如银鬼一般最先夺取自己的对手的兵器,而是一手刀将其斩飞。

    银鬼此时在齐腰的血水之狂奔,急追那个手持月牙铲的黑衣男子。

    手持铁铲的黑衣男子此时角sE一变,由最初的拦截者变成了逃跑者,拎着铲子掉头就走。

    血水浅少的时候,看不出如何,但当血水高过腰身时,就显现出血水的粘稠来,陷身其犹如坠入泥河之,别说奔跑,举步都难行。

    而黑衣人的衣服滑溜无b,在水受到的阻力小了许多,奔跑起来,速度远超银鬼。

    银鬼虽然奋力疾奔,但无论如何都追不上那个拿着铲子的黑衣人。

    刀鱼狠狠地吐出一口吐沫,猛地发出一声大吼,手臂上传来咯嘣咯嘣的脆响,筋脉皮R瞬间肿胀起来,随即一记手刀劈下去,将身前的血水生生破开一道三米多宽的裂痕,血水朝着两边急速飞溅,刀鱼身前没了血水障碍,猛地迈步助跑,在血水复合之前,猛地一跃而出。

    刀鱼这一跃就是四五米,一下拉近了和那个黑衣人之间的距离,刀鱼落地之前,再次一手刀斩下,依旧是趁着被劈开的血水奋力一跃,如此三次,刀鱼犹如跳蚤般的弹S,终于将自己和黑衣人之间的距离缩小到了三米左右。

    这一次刀鱼蓄足了力气猛地手刀一斩,风劲乘风破浪,隔着三米的距离斩黑衣人,将其斩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趁着这个机会,刀鱼已经追到了黑衣人身后,一手刀结结实实的斩在他的背后,黑衣人被斩入血水之,那把被他紧紧攥着的铲子则到了刀鱼手。

    刀鱼每一刀都用尽全力,别看他追得貌似轻松,但此时已经几乎脱力了。

    刀鱼奋力一掷,铲子飞到了银鬼手。

    银鬼一铲子将刀鱼砸开的墙壁生生劈开一个大洞,随后继续劈击,不一会就劈开一人大小的洞x来,犹如堤坝决口一般,滚滚的血水立时顺着破开的口子宣泄出去。

    整个走廊之的血水水位逐渐回落。

    此时疾奔的二狗子顿住身形,扭过头来,郑先竟然还追在他的背后,明知到追不上还要拿命来追,而不是扭头去和找到了一线生机的刀鱼还有银鬼汇合,这简直就是愚蠢了。

    “初级测试结束,郑先不合格,刀鱼良,银鬼优。”二狗子开口说道。

    此时郑先已经飞奔到了二狗子身前,二狗子白sE镜框后面的眼睛微微一眯,随即就看到郑先的拳头朝着自己的脸颊砸了过来,丝毫没有留力,可以看出郑先要用这拳头置他Si地。

    二狗子马脸上的长长嘴巴裂开一道弧度,越发叫人生出这根茄子会不会一下断开的感觉。

    咚的一声,拳风四溅,以二狗子为心将地面的血水吹拂的朝着四周DaNYAn开去,。

    郑先的拳头竟然被二狗子牢牢抓住,随即一个拳头在郑先的瞳孔之雷霆乍现般的瞬间放大。

    郑先瞳孔猛地一缩,脑袋朝后仰倒,整个人朝后仰倒,这一拳擦着郑先的鼻子尖炸开过去,劲风扫的郑先鼻子瞬间溢血。

    二狗子将眼镜随手丢到身后,马脸上的笑容Y沉太多:“毫无理由的追击,毫无道理的攻击,郑先的表现,极差!你们三个,换了衣服到下面等我。”

    随后二狗子扭头离开。

    躺在血水之的郑先,将满是鲜血的手指放在唇边T1aN了一下,无声且J诈的笑了一笑,却有些遗憾的喃喃道:“可惜,不是修仙者。”

    郑先的目的,二狗子当然猜不出来,所以才会觉得郑先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二狗子是不是修仙者,这是郑先必须要找到的答案。关系到他的未来,可惜结果叫郑先无法满意。

    走出走廊,走出刀鱼等人视线的二狗子猛地蹲在地上,用力的摆动着曾经抓住郑先拳头的手掌,这手掌掌心处鲜血淋漓,一根钉子一般的东西洞穿了二狗子的手掌,细细观看的话,并非是什么钉子,而是之前二狗子随手丢掉的那支钢笔的笔尖。

    二狗子一张马脸都扭曲了,捂着手掌,嘴就吐出咬牙切齿的两个字来,“卑鄙!”

    ……

    清洗过了浑身上下带着刺鼻气味的鲜血,身上喷上一层生物凝胶,逐渐修补受到血水侵蚀造成的表皮损伤。

    郑先,刀鱼还有银鬼出现在走廊下面的一个阔大空间内。

    这里看上去相当的宽敞,相当于一个足球场般大小,郑先只觉得这里地面都有一种充满生机之力的感觉,站在上面犹如寒冬之踩在地暖上,舒适得叫郑先感到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要数丈开了。

    郑先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汲取这地面上的生机之力。

    郑先此时才意识到,这里应该是一处古人所说的充满灵脉的宝地,郑先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灵脉并非是龙脉,也并非是气脉,而是发自生灵的生脉,难道这房间是个活物?

    不得不说郑先在修仙上的见识终究是浅了,换成是旁的修仙者,恐怕此时已经预料到自己处身与一件庞大的方寸类法宝之了,而一般这样的法宝都是靠着修仙者的生机之力来运转,所以地面才会遍布生脉,当然这件葫芦法宝的生脉来源于那五个蚕茧。

    郑先和银鬼基本上没有受什么太大的损伤,郑先出血的鼻子算是最大的伤害了,而刀鱼就b较郁闷,左拳骨碎,虽然被疗治一番包扎起来,但刀鱼估计怎么都要几个月才能恢复过来。

    此时有两个身穿白大褂,带着蓝sE口罩的大夫走了过来,郑先细长的双目微微眯了眯,对于刺眼的白sE,郑先总是b较敏感。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