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邪魅绿袍(书号:13660

第一百二十五章 邪魅绿袍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武修乃是以武问道的修仙者,他们修行是以杀伐之术入道,和修仙求长生的主流完全不同。

    可以说他们最初都不过是一个武人罢了,不知不觉的才走上的以武入道的路途。

    因为天下之间就没有以武入道的功法秘籍,无数以武入道的前辈想要将自己修炼的过程整理出来,但却始终m0不着门径,其实他们自己都是浑浑噩噩走入这条修仙大道的。

    所以这种武修因缘际会才会出现,相当罕见,并且因为以武问道,所以武修修炼到分形境界就很难更上一层楼了,基本上武修最终能够达到的顶峰就是分形了!所以在修仙一界之公认以武入道乃是大道分支上的一条Si路。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武修们尚未踏足更高深的境界,眼界不开阔,所以才无法将自己的修为方法流传下来。

    武修罕见,走的是一条Si胡同,但武修的力量却绝对不容小觑。

    一般情况下一个踏海级别的武修,就能够斩杀一个分形境界的普通修仙者。

    踏海杀分形,分形杀凝丹,是武修最擅长的事情了。

    也正因武修战力强横,倒是有不少修仙者在仙凡剥离,仙界资源开始逐渐匮乏之后,开始主动修武,因为在这资源匮乏的一界修仙,靠的不是在地里刨食,而是碾压别人来增长修为,维持生命,没有了手段着实不成!

    这一点和凡间的修仙者们大大不同,凡间修行虽然犹如丧家之犬,但好在只要掩人耳目相对来说还是b较安全,只要专心修炼就成了,不必研习太多的杀伐手段。和尚道姑还有道士就算是凡间修仙者之对于杀伐手段领悟较多的存在了。

    但在这一片荒败的修仙世界之,修仙者身上的香味不断的x1引着同类互相蚕食征杀,可以说仙界的修行环境b凡间要恶劣太多。修仙者不得不掌握更多的杀伐手段。

    可以说,武修是修仙世界之真正的杀伐者,唯一可惜的是,武修止步太早,分形境界在修仙坦途上也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不然的话武修恐怕能够称霸整个仙界。

    眼瞅着那剥皮武修朝着怒目冲去,远处的金刚已经看出不妙,此时已经狂奔到了那浑身血R淋漓的武修R宝旁边,受到W浊重创的双拳勉强再次金光叠闪,朝着武修R宝的左肋狠狠砸去。

    怒目想要退走已经不可能了,对方出手太快,横跨上百米,三两步,转眼就到了他的身前。

    不过怒目脸上没有一丝畏惧,摘了硕大的魔声耳机之后,却没有看见理所当然应该出现的耳朵,而是在原本耳朵所在的位置上,有两个小洞,而那硕大的魔声耳机之播放的其实并非是流行歌曲,更不是佛经,而是两个硕大的接受放大器,能够将声音扩大送入天生没有耳廓的怒目的耳朵深处。

    此时的和尚怒目,没有耳朵没有双目,要不是脸上还有眉毛鼻子和嘴巴的话,简直就是一个白板。

    眼瞅着那武修巨大的拳头呼啸如风,就要砸怒目面门,直接将和尚的脑袋砸飞砸爆。

    怒目的两只眼球重叠而成的重瞳眼珠此时猛地拉开,重瞳变成了双瞳,重新分成两只眼球。

    两只眼球之间骤然拉开一道光幕,这光幕犹如高悬在空的屠刀一般,此时骤然落下,如专门断人脖颈的狗头铡猛然铡下。

    叮的一声脆响,双瞳之拉开的那道光幕正武修快要砸怒目脑袋的手臂上,眼瞅着就要将武修的手臂给一刀两断。

    结果却并非如此,武修的手臂在刹那之间被光气铡刀斩,然而,武修鲜红的手臂猛然一涨,上面的筋R如蛇般的鼓动游走,骤然发力一弹,铡刀瞬间崩碎成无数的碎片,而武修的手臂竟然毫无半点伤害!

    而此时拼命狂冲上来的金刚的双拳已经轰了武修的肋骨,武修根本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肋骨之处猛地塌下去,而此时武修的拳头也已经狠狠地砸怒目的脸颊,怒目的身躯断线的风筝一般,朝后跌飞过去。

    同一时间武修的身躯也被金刚砸飞。

    武修落地之后,肋骨之处猛然爆炸开来,被金刚双拳生生砸出两个血R模糊的大坑来。

    而怒目落地后,好久未曾站起来,不过金刚的双拳还有怒目双瞳光气铡刀终究削减了那武修的力道,使得武修这一拳没有将怒目的脑袋直接砸爆。

    不过,虽然没有被直接击爆,但怒目的脑袋内部依旧受损严重,此时怒目不得不紧张的运转生机之力修补脑袋内的伤势,暂时没有任何攻击能力了。

    那武修肋骨处被炸出两个巨大血洞,从淌出鲜红的血Ye,不过这些血Ye片刻便凝固住,并且在血Ye之重新生出筋R骨骼来,修补自身的速度非常之快。这也正是武修的可怕之处,武修的神通手段少之又少,但最难缠的就是这R身恢复的速度b寻常修士快上数倍甚至十倍,以血生R,白骨生血,想杀他们相当艰难。

    从武修肋骨处炸裂出两个大坑,到肋骨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不过短短的一息时间,随后武修的身形猛地一弹,一颗Pa0弹般撞在金刚身上,金刚那胖大的身躯立时倒飞出去,鲜血狂喷。

    此时道生一、道生二两个道士一起出手,那件乾道收雷袋再次飞起,一道道的雷霆霹雳如数十把长刀利剑,狠狠地斩击下去,那雷霆劈在武修身上便烧灼出一个焦糊大洞。

    而道生二的生脉圆转盘不住的在武修头顶上旋转不休,从武修身躯之撕扯生机之力。如此双管齐下,寻常修士断难抵挡。

    然而,那武修对于这些手段,似乎相当不耐烦,虽然被雷霆劈击得浑身焦糊,但转眼之间便蜕皮重生再次露出显现的血R来。

    武修暴喝一声,猛然跃起,一把抓住头顶上犹如碾豆子的磨盘般盘转不休的生脉圆转盘,双手猛然一掰,嘭的一声,光气爆裂,那生脉圆转盘竟然直接被这武修掰成两半,这件宝物被彻底废掉了。

    远处和生脉圆转盘心脉相连的道生二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一PGU坐在地上,一时半刻之间站不起来了。

    武修落地,抓起破损的生脉圆转盘,直接放在大嘴之嘎嘣嘎嘣的嚼吃起来。三下两下,犹如吃饼一般将生脉圆转盘吃个JiNg光。

    道生一见状不由得心大怒,生脉圆转盘是他们道门之残留下来的少数几件宝物了,损毁一件就少一件。

    道生一一声暴喝:“天神雷,正法除魔!”

    那件乾道收雷袋之收纳的雷霆一时间狂喷而出,老天收妖一般,一道道接连不断的劈击在武修身上,炸得那武修浑身上下焦糊一片。

    武修暴怒,膝盖微曲,正要弹S而起,这个时候,一只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武修的背后,猛地一划,武修被这只手从颈椎到尾椎骨生生抓出五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来,那只手随即扎进鲜血淋漓的骨R之,此时那武修刚好蓄力极致,双腿猛地一弹,壮硕无b的身躯骤然弹S而起,但一条如龙般的脊椎骨却没能随其一同弹起,而是被那只手生生cH0U扯出来,留在原地。

    那弹S而起的武修强壮至极的身躯,立时委顿下来,直至跌在地面上,没了声息。

    夜莺的机甲手随意一扭,武修的那条犹如h金打造的脊椎骨当即崩碎成数节,垃圾一般被丢弃在泥土之。

    远处观战不曾出手的郑先和刀鱼银鬼觉得脖颈上冒起一层凉气,这个夜莺似乎b他们上次见到的时候,变得更加厉害了。

    华贵大床之传来一声轻咦。

    “什么东西?凡人?”

    夜莺怎么会回答问话?直接犹如鬼魅一般,朝着大床无声靠近。

    大床之声音再次响起:“蝼蚁般的存在,也敢妄图接近本尊?找Si!”

    随着这声冷哼,华贵大床的床幔陡然鼓荡如球,一下拉开,大床之斜坐着一个面容清越皮肤白皙,模样称得上天下少有的俊俏男子。

    这男子穿着一身藻绿sE大袍,上面绰满金丝银丝g勒的华美蝙蝠图案,腰间松松垮垮的扎着一条明蓝sE鸟纹丝带,一头波浪般的长发随意披散着。

    这男子身上邪气森然,有着一种特有的g魂夺魄般的美感,美得叫人心悸,尤其是那种不沾半点烟火气的气质,若是凡间nV子见到估计全都要拜倒在这男子胯下,任由其为所yu为。

    这男子一双碧sE的瞳子之窜出两道碧火,沿着面颊游走,钻进耳朵之。

    伸出白皙的手指来轻轻摆动耳垂上JiNg致无b的硕大耳环,随着手指轻轻一摆,耳环晃动,宽大铺满锦被的大床猛地鼓动起来,从钻出一个个赤身lu0T的美YAnnV子。

    这些nV子有些二八年华,羞涩可人,有些则二三十岁,风SaO入骨,更有些甚至徐娘半老,但一样的风韵犹存。

    似乎这个绿袍男子将天下种种风情可以下口吃掉的nV子全都收罗进这锦帐大床之上。

    这些nV子轻飘飘犹如蝴蝶一般的朝着夜莺飞去。

    此时那锦袍男子不只从何处抓来一个面容狰狞的三尸果,一口咬在三尸果脑袋上,浆水四溢,嘎嘣脆,犹如啃地里面刚刚拔出来的青萝卜一般。

    而那三尸果依旧是一脸的狰狞模样,看得出他很痛,但同样看得出,他很开心。

    郑先眉头不由得一皱,这三尸果听名字就是一种果实,现在看来,果然是用来吃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