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神魂之力(书号:13660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神魂之力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第一更哈!

    一GU难以言喻的来自灵魂深处的威压轰然炸裂,朝着四周迅猛的压迫过来。

    郑先感到自己的神魂犹如被一快巨大的石头砸,并且狠狠地压着,压迫得他要低下头来,甚至连身子都要蜷缩起来。

    郑先心震惊无b,这是什么力量?没有实质,却沉重得叫人无法喘息?

    不光是郑先,此时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受到影响,那些身穿机甲的军人更是一个个满头大汗,其不乏双眼翻白意识开始逐渐模糊的,不久之后便哗啦啦的躺倒一大片。

    郑先承受的压力还算是轻的,毕竟郑先没有正面面对林副司长,林副司长的目标也不是郑先,此时压力最大的就是首当其冲的老者。

    不过老者身后的那个年道士素蓝sE的宽大袍袖一摆,一道光气凭空而出,犹如一道从天而降的彩虹般护在老者身前,为老者抵御这种灵魂威压。

    四周警报大响,震彻整个负四层。

    郑先双目模糊了一下,就见那道士身上的生机之力嗖的蹿升上来,从一千迅猛飙升到了三万,悬停在三万这个数字上不住变化,不过这些还是其次,那道士x口的八卦太极图之有一GU漆黑的气脉钻了出来,围绕着道士和老者来回游走。

    是罡气!

    罡气境界的修仙者,b尸尊还要强大的存在。

    怪不得Y毒门三十个弟子过来就Si,只有一个逃了回去,罡气境界的存在无法通过仙界之门,所以能够从仙界之过来的都是凝丹左右的修仙者,凝丹和罡气境界足足差了两个层次,一旦正面碰到罡气境界的存在自然Si得g脆。

    “我要拿属于我的那一颗,现在给我,否则,这个道士保不住你的X命,整个地下负四层没有那个能够保住你的X命!哪怕你走出了负四层,整个天下都没有人能够保住你的X命!”那个瘦弱单薄的林副司长用可断金石般的声音说着狂傲绝l的话语。

    随着林副司长的话语,年道士身上的道袍开始无风自动,随后猎猎作响,道士头顶上的簪子嘣的一声折断开来,一头漆黑的长发在空剧烈的摇摆。

    老者果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在这种情况下都不见脸sE有什么变化,老者看向道士,低声询问道:“真人……”

    年道士后背上的道袍绣有一龙一虎,此时那龙乘云虎乘风,在道袍上来回摆动,动头动尾似乎随时都要活过来从道士的袍服之飞出来,年道士开口道:“我有龙虎秘法能够在三击之内将其击败,但在击败他之前,无法保证你的X命安全。”

    似乎知道老者在想些什么,年道士径直开口道“即便加上我的nV儿灵芝一起出手,情况也不会有任何改观,对方的神魂实在是太强大了。”

    老者闻言微微眯眼,击败不是击杀,这是两个概念,连这位有天师之称的龙虎真人都没有办法在在最短的时间降服林副司长。

    老者犹如老迈却威严无b的雄狮一般,开口对林副司长道:“你知道这么做有什么后果么?我们云家……”

    林副司长摘了眼镜,那双淡蓝sE的瞳子绽放出妖冶的光芒来,陡然间变得深邃无b,整个瞳孔都开始放大,渐渐的充满了整个眼睛,使得一双眼睛没有一丝一毫的眼白,漆黑一片,反S着四周的灯光,看上去不似生人一般。

    林副司长那张原本瘦削的面容上露出浓烈的Y寒气息,打断十二柱石之的云老的话语,一开口便是冷森森的味道:“应该是我问你,知道欺骗我的后果么?”

    云老随即看向原本在角落之的二狗子,能够帮助他解决当前困境的,只有这个小子,他饲养的宠物应该能够阻拦林副司长,结果,老者却发现这个该Si的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了踪影,溜走了。

    “b泥鳅还狡猾的小畜生。”

    随即老者找到了夜莺的身影,夜莺却站在原地,完全没有半点要cHa手的意思。要是她爹荼老在这里的话,这丫头有或许会帮忙,他和这丫头可没有半点交情。

    云老又看了看那些身穿机甲的军人,此时这些军人已经倒地一大片,剩下的也都满头大汗,正在和不知名的巨大压力对抗,不过是苦苦支撑罢了,根本就没有半点余力来解救他。

    随后就是红薯老头还有郑先,这两个家伙就更不用说了,根本不是自己人。

    “这一颗莲子你拿去,不过十二柱石因你灭绝一门,整个十二柱石同气连枝,绝对不会放过你。这颗莲子不会在你手留多久的。”云老非常光棍,判断出眼前形势对自己不利之后,淡淡的言道。

    云老旁边的龙虎真人伸手一点莲蓬,莲蓬之一颗莲子微微挣扎晃动几下,便挣开莲蓬束缚,飞了出来,径直落入林副司长的手。

    林副司长身上不断外放的气势终于微微一缓,龙虎真人鼓荡不休的头发缓缓飘落,猎猎作响的衣衫逐渐恢复平静。

    一直在龙虎真人身后的道姑脸上露出心有余悸的神情,郑先看不到的场面,她一定看得到,金水分形之后,就可以见到天地神邸,内视自己的神魂了。

    郑先此时才算是知道了这道姑的名字,灵芝,这样的名字和道姑的那种高傲冷YAn完全不相符,这道姑的老爹看上去也是满脸傲气的模样,看来X格这东西是能够遗传的。

    林副司长让开了道路,云老重重冷哼一声,在龙虎真人还有灵芝的护送下离开了负四层。

    那些守卫在这里的军人也逐渐撤走,不久之后,整个大厅里面就只剩下老头红薯还有神情呆滞的夏青,外加林副司长,还有那个一直处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夜莺,此时的夜莺已经将脚上的机甲重新穿上了。

    这个时候,刚才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二狗子走了回来,一边走一边搓着手,轻咦道:“咦?去趟厕所的时间,就都散了?”

    林副司长此时没兴趣搭理这个一肚子心眼的家伙,看了红薯一眼道:“你跟我来!”

    红薯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低声道:“我就不去了,你去吧,我没脸见她……”

    林副司长不由分说,伸手一把抓住红薯老头的手腕,随后拖着红薯老头一路走了出去。红薯老头的表现简直就像是个被家长拖着去打针的孩子一样,就差嗷嗷惨叫了。

    这个时候夏青本应该追随在林副司长身边,记录林副司长的一切,不过夏青此时完全处于木然状态,根本毫无反应,眼神空洞。

    而冷冰冰的夜莺则转眼不知道哪里去了,或许跟着林副司长父子去做记录了。

    二狗子略微有些尴尬,搓了搓手,看向郑先,g咳一声道:“小子,就你一个活下来了,运气真好,现在我来给你讲讲成为泯灭战士的诸般好处……”

    郑先看都没看二狗子,随便丢下一句话将二狗子如狗般的打发掉:“我现在没兴趣。”

    郑先径直走到夏青的身边,低声道:“刀鱼叫我给你带话!”

    呆呆的站在那里的夏青双目陡然间亮了起来,只不过这亮起来的光芒,着实有些吓人,很难形容这种眼神,空洞之有了一丝希望,但这希望终究还是幻灭的,只是一句话而已,夏青想要的是说话的那个人。

    郑先伸手触m0夏青的脑袋,强殖装甲的碎片从郑先的脑袋上不住的揭开,顺着皮肤翻滚着将夏青的脑袋完全包裹起来,此时的夏青的脑袋如泯灭战士一般,犹如带上了一个头盔。

    刀鱼的话不多,只有短短几句不到一分钟而已,诀别的话,永远不会有太多,多了,就成了娘们的碎碎念,不符合刀鱼的风格。

    夏青泪流满面的时候,郑先收回了镶嵌在夏青脑袋上的头盔,郑先的唇边也尝到了那微咸苦涩的泪水。

    “刀鱼说,希望我不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叫你活下去,叫你不能自杀,他希望你能够过的好。不过,我没有答应他,一个人要Si,就算是神仙都拦不住,你怎么选择,我左右不了,也不想左右,不过我也送你一句话,好Si不如赖活着,人生这么漫长,刀鱼不过是一个过客罢了。”说完,郑先便离开了。

    原地只留下泪流满面的夏青,夏青终于崩溃了,蹲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郑先听着身后悲戚无b的哭声,没有回头,没有必要回头,正如郑先所言,一个人要做些什么,别人左右不了,尤其是当一个人想要去Si的时候,更加不是旁人能够左右的了得,夏青不是小孩子,她的未来怎么走,夏青自己会做出决断,别人帮助她做出的决断,永远未必是最好的。

    二狗子站在原地有些发愣,丢了脑袋上带着的镶着h金的发卡在身后,骂道:“娘的,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似地,还什么现在没兴趣,老子欠你们钱么?你好歹是老子的手下好不好?”

    不过二狗子随即眼神微微一闪,b马脸还要长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来,“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十二个柱石现在就只能活下来七个了,七b五,谁活下来,谁去Si呢?哎呀呀,受不了了,这么JiNg彩的好戏就要开锣上映了,嘿嘿……”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