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神魂(书号:13660

第二百一十八章 神魂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八号和号感觉到气氛不大对,不由自主的往边上靠了靠,而北军之刺三个家伙,一个个J猾似鬼,立时也看出门道来,偷笑着闪一边去了。

    郑先浑身上下的肌R都开始绷紧了。

    夜莺一步步的靠近,就像是一只手一下下的将郑先这把弓的弓弦绷紧一样。

    然而出乎郑先意料之外的是,夜莺走到二狗子身边后,便停下了脚步,并未再上前一步。

    不光郑先,连二狗子都有些惊诧的扭头看向夜莺,似乎对于夜莺为何不立即出手将郑先g翻在地,感到相当的诧异不解。

    随后北军之刺三个家伙露出个没意思的神情,他们多么希望夜莺当面胖揍郑先一顿啊!

    二狗子愣了愣神,似乎想到了自己还有话没说,有些不解的看了郑先一眼。

    二狗子甚至等了一小会,见到夜莺确实没有出手的意思后才开口道:“上次曹坟山的任务,就当是长了一个教训,你们都是新人,在对付修仙者上经验不多,能够活着回来就算是不错了,不过你看看你们的样子,有那个没有挂花的?下一次若是再有这样的情况,泯灭战士可丢不起这个人。”

    北军之刺,尽皆挂花,甚至一个险些彻底残废,两nV不用提了,号还好些,八号命都差一点丢了,郑先特意留下来不少伤痕,所以看上去也相当的狼狈。这样的火器战争,郑先要是白白净净的走回来,绝对会被怀疑。

    郑先看了看二狗子脸上的那条抓痕,不光郑先,北军之刺还有八号号,都是同样的目光,,明显二狗子并不b他们好多少。

    二狗子下意识的用手m0了m0脸上的伤,g咳一声,接下来二狗子道:“鉴于你们这次的表现,距离成为泯灭战士还有不少的差距,所以重新给你们制订了训练计划,从今天开始,封闭训练十天,这十天之,夜莺会帮助你们成长为合格的战士的。”

    郑先闻言,后脑勺都sU了,夜莺的训练方法他太了解了,这么说吧,与其被夜莺训练,他宁可下地狱。

    不过八号和号,还有北军之刺的三个家伙显然对夜莺的训练方式完全不了解,一脸的的无动于衷,甚至北军之刺的三个家伙,似乎相当期待一个nV教官来调教他们。

    对于这些军人来说,时刻都绷紧着一根弦儿,就算没有人训练他们,他们也都在艰苦训练,每天的课程安排得满满的,郑先在他们之间算是相当清闲的了。所以有个nV教官对于他们来说是件缓解无聊的好事。

    二狗子看了郑先一眼,眼神之忽然明白了些什么,同情的目光更激烈了些,来到郑先面前道:“你要是肚子疼就休息几天再来吧。”

    郑先连忙捂着肚子道:“是,我肚子上的伤一直都没有好,昨天又吃坏了肚子,拉肚子一整天,牵动了伤口,我觉得我得去一趟医疗室。”

    二狗子露出个是啊是啊的表情,慈眉善目的道:“快去吧,快去吧。”

    郑先连忙捂着肚子就走。

    不过一个身影出现在郑先面前,夜莺。

    郑先甚至感觉夜莺那冰冷的没有任何情绪的嘴角此时正在笑,残忍的笑。

    显然,想走的话,估计得将尸T留下来才成。

    二狗子露出个Ai莫能助的神情开口道:“训练从现在开始,持续十天,十天之后,希望你们能够成为钢铁一般的战士,而不是上次那样的窝囊废。”说完二狗子就走了。

    郑先捂着肚子想要去追二狗子,却依旧被夜莺拦下来。

    夜莺身后的显示屏上,浮现出几个大字来,第一堂课,如何打人!

    郑先就是示范T!

    第二堂课,如何挨打!

    郑先就是示范T!

    两天之后,北军之刺还有八号号全都露出痛苦的神情,他们还没有开始接受地狱一般的训练,而是一直在看着郑先挨揍,他们原本以为他们坚韧的神经已经不会为任何痛苦而动摇,但是现在他们知道他们错了,错得太厉害了,他们以前太幼稚了。

    北军之刺三个军人觉得他们完全可以放下以前和郑先的那些小小的恩怨了,以后大家好好相处吧,这么可怜的孩子,不应该再面对更多的痛苦了……

    不过没多久他们就放弃了这个幼稚的想法,夜莺要求他们轮番上阵,来和被揍得T无完肤,昏Si过去不知道多少次,却靠着生机Ye不断的被弄醒的郑先对抗。

    郑先被夜莺收拾的满心怒气,都撒在了这北军之刺身上,招招要命……

    “我擦!猴子偷桃,你他娘的找Si!”

    十天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很快就会过去,但对于训练之不眠不休,昏Si过去就立马注S生机Ye被唤醒过来的郑先、北军之刺还有八号号来说,简直就像是坠入了无尽的地狱深渊之一般。

    那种沉沦在噩梦之永远无法醒来的绝望,没有经历过的,永远都不会明白,若非他们都是毅力坚定之辈,求生yUwaNg强烈到极致,早就咬舌头自尽跟这个世界痛痛快快的说再见了。

    夜莺的训练永远是地狱的代名词。

    十天之后,郑先和北军之刺三个外加八号、号一起互相搀扶着走出了健身房,从此之后,这个健身房好久好久没有再出现他们的身影,这里实在是留给他们太多的Y影了。

    友谊这东西绝对是在一起吃苦之才能够诞生出来的,郑先和北军之刺之间的那点不入流的恩怨不知不觉之间便被磨砺掉了。

    我最惨的时候,你看到了。

    你最惨的时候,我看到了。

    彼此之间的那点怨气,都随着对方的惨兮兮的模样烟消云逝了。

    郑先连家都没有回,直接在负四层之自己的房间里面睡了三天三夜,醒过来后,依旧觉得浑身疼痛,这些都没有什么,最关键的还是JiNg神上的痛楚,那种深陷噩梦之的感觉实在是太深刻,太难受了,就算已经从训练场之走了出来,郑先依旧觉得自己的JiNg神还停留在那里。

    不过郑先这十天的训练,给他带来了更大的收获,十天的JiNg神磨砺,使得郑先道心神魂更加坚固了。

    混元极道上专门有修炼神魂的法门,叫做无常收不得,修炼神魂,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吃苦,受罪,磨砺神魂坚固神魂,就是要一次次的打破自己能够承受的极限,可以这么说,这一次的训练,b郑先自己想办法修行神魂,要强上百倍,不管怎么说,郑先都不可能将自己折腾到这种地步。

    修心本来就是修行之最重要的一部分,在仙凡未分之前,稳固道心,b什么神通术法都重要,此时的郑先等于是盘磨了十天的道心,随之带来的,是郑先骨髓之的金汁越发凝炼,内的一些杂质不知不觉的顺着血Ye排出了T外。

    金汁变得更加纯粹,郑先对于生机之力的C控变得更加JiNg微细致,原本三百八十一滴金汁,此时竟然多出来三滴,变成了三百八十四滴。

    但这种进步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惨重了,哪怕给郑先再增加十滴金汁,郑先也绝对不愿再来一次。

    并且郑先脑袋之的气海也开始变得圆润起来有了要被冲击化为鹅卵石的感觉。

    郑先从深渊爬出来,但那颗心还深陷在深渊之,郑先等于b别人多吃了两天的苦头,并且夜莺每次训练他,郑先都觉得夜莺下了重手,在一次次的报仇。

    不就看了看身子么,至于么?

    不过这一次夜莺应该出了气,郑先觉得夜莺完全不会再有要他X命的打算了。

    这个问题解决了,郑先心倒也安稳下来。

    躺了整整四天,身上的关节都要僵Si了,郑先诧异于最近的平静,这么久都没有修仙者出来闹事么?

    郑先带上殖装甲,走出业务司,这是他b那些军人优胜的地方,自由,基本上完全的自由。

    郑先去了一趟郝光的家,郝光肺部的Y影再次好转,开始逐渐缩小。

    郝光似乎也已经父亲之Si的Y影之走了出来,不过这么个小家伙整个人变得Y郁许多,没了以往小孩子应该有的那种yAn光欢乐的气息。

    房间里面的摄像头摄录下来的画面,郑先当着保姆的面,认认真真的坐在客厅里面快进看了大半天的时间,郑先看到郝光过的不错,这才放心下来。

    有些时候你没有必要将信任赋予陌生人,那怕是b较熟悉的人也不必如此,你当着他的面摆明你的不信任,对方才会争取得到你的信任,若是他觉得你信任他,那么她还需要做些什么呢?你又能够叫她做些什么呢?

    郑先要走的时候,郝光再次拽着郑先的衣角不松手,郑先扭头看向郝光,郝光那双大眼睛之满是乞求。

    郑先这一次没有拒绝郝光,带着郝光去了游乐场,郑先绝对不是一个能够带着孩子玩的男人,因为他从未玩过这些,小时候虽然非常渴望这些玩具,但到了现在,他已经对于这些玩的东西没有多大兴趣了。

    所以,一直都是郝光在玩,郑先在看,郝光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一直玩到天黑,郑先将郝光抱上车,将郝光载回住处,熟睡的郝光一直攥着郑先的衣服,郑先轻轻掰开小家伙的手,小家伙立时开始cH0U搐起来。

    保姆连忙走过来,低声道:“小光每天晚上都得抓着东西才能睡着,似乎总是做噩梦。”

    郑先点了点头,从兜里抓住一颗冰糖来,塞进郝光的掌心之,郝光手里有东西了,cH0U搐的情况立时好了许多。

    少年的时候,郑先无数次的在噩梦之惊醒,若是手里面有一颗糖的话,他就睡得安稳,若是能够含着糖睡的话,还能够做个好梦,也正是因此,郑先和糖有了不解之缘,糖是他唯一能够带给他力量能够保护他的伙伴和战友了,可惜,他少年的时候,想要弄到一块糖,实在是太难了。

    郑先将郝光交给保姆后,便离开了。

    郑先心总有不圆满的地方,一直以来郑先都未曾发现过,今天看着郝光开心的疯玩,郑先逐渐发现了自己不圆满的地方,承受无穷苦难,是对心智的磨砺,但看着郝光在玩耍,看着郝光依赖自己,郑先觉得自己的心境正在受到磨砺。

    修心不光是要受苦,受苦可以坚y神魂,除此之外,还要遍尝人间喜乐,在悲喜之T悟本心所在,受苦无疑可以坚y神魂,但能够坚y神魂的绝对不是只有受苦这一个选项。

    有些人活着只为自己,有些人活着就为家人。

    光有坚强的神魂,丧失了其他,不过是行尸走R罢了。

    人活着也好,仙活着也罢,总不能永远独往独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