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三百零二章 英语(书号:13660

第三百零二章 英语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眼看灵芝越来越胡搅蛮缠,郑先心底那种不妙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就在这个时候,灵芝已经走到了郑先身后两米的地方,手掌再次朝着郑先一扬,一颗金sE的丹丸脱手而出,朝着郑先便撞了过来。

    果然,这丫头故意假装低智商,就是为了靠近郑先。

    郑先早就在防备着灵芝的这一手,是以灵芝手掌一动,郑先便身形一闪,躲开了。

    然而,修仙者手段奥妙,花样层出不穷,不是能够预料得到的。

    那金丹虽然朝着郑先击打过去,郑先也确实避开了金丹,但那金丹却在空陡然爆炸,化为一GU金sE的雾气,瞬间扩展开来,笼罩方圆三四米的距离,一下就将郑先笼罩其。

    灵芝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但这笑容之下满是忐忑不安。那样子就像是一个赌徒在等待骰盅揭开。

    郑先眼前猛地一片金光絮乱,心叫了一声糟,这金粉一沾到郑先的皮肤上,便猛地往郑先的身躯里面钻,郑先虽然急速的以殖装甲遮挡住了仅露出来的颜面,但还是有那么一小撮的金粉顺着毛孔钻进了身躯之。

    郑先不知道这金粉有什么奥妙,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受到不明物T侵入,郑先本能下立时要用生机之力去抗衡这金粉,将其彻底泯灭在身躯之,驱赶出去。

    但郑先随即转念一想,便放弃了抵抗,同时迅速收敛身上的生机之力,将其全部收入脊椎骨内的金汁之内。

    那些金sE的尘埃在郑先身躯之转了一圈,尤其是在郑先的脊椎骨上来回巡梭了十几个来回,这一切速度都非常快,电光火石之就已经完成了。

    随后这些金粉便从郑先的皮肤之溢出,看样子似乎想要回到灵芝身上。

    不过这些金粉能够钻出郑先的皮肤,却被殖装甲拦阻住,不能离开,郑先假装佯怒,露出面容来,将殖装甲分开一道空隙,这些金粉立时飞出,回到了灵芝身上。

    灵芝收回这些金粉,随即闭目凝神,当灵芝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脸上露出失望至极的神情来。

    不得不说,看到灵芝这样的神情,郑先心却相当开心。

    郑先的天地桥藏在骨髓之,炼化成为金汁之后也藏在脊椎骨里,郑先收敛了生机之力,只要对方不钻进郑先的脊椎骨里观瞧,根本发现不了什么端倪,显然这一下,灵芝基本上可以断定他郑先不是修仙者了。

    郑先心虽然高兴,但脸上依旧露出愤怒的神情来来,开口道:“你做什么?什么东西黏在我的脸上了?”郑先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擦脸上不存在的金粉。

    果然,灵芝开口道:“没什么,看看你是不是修仙者,现在基本能够确定你不是修仙者了,不过你有没有拿走我的东西,现在还不好说。”听起来有些嘴y的感觉。

    郑先打了个哈哈,道:“胡搅蛮缠!不要再惹恼我,你若是在道观之,我或许没有办法进去对付你,但你现在可是站在大街上。”随即郑先便走出了小巷。

    灵芝露出一脸愁容来,其实虽然觉得郑先还有些不妥,但灵芝基本上已经将郑先偷走了她的青玉仙门这件事排除在外了,至少也将郑先的怀疑等级降低到了第三极,和八号号一个级别

    郑先回到那个被枪杀的狙击手所在的位置的时候,果不其然,狙击手的尸T包括那辆桑塔纳都已经不见了,现场没有留下一滴鲜血一道痕迹。

    郑先一无所获的回到了王府,周娇娇等人也已经离开了,看着王府之的满目弹孔,郑先微微摇头,这帮家伙还真是够狠。可惜不知道究竟是谁对他下手。

    周娇娇回家了,郑先可没打算上门服务,正好借机休息一下,打了一辆车,郑先准备会自己的家看看,家毕竟还有两个活物呢。

    郑先先去了一家超市,买了不少的东西,其最重要的狗粮郑先足足买了三大袋子,另外郑先还采购了大量的食物,郑先准备回家之后放开量的大块朵颐一次,看看自己的肚子究竟能够容纳多少食物。

    郑先从超市之出来的时候,天sE已经黑透了。

    此时临近年关,行人匆匆,不少人都趁着下班的时间四处搜集年货,商场超市里面全都爆满,处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再加上天空之时有时无的小雪,每到这个时候,打车就变成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街边招手的行人排成了一排,不明所以的还以为在华夏这片土地上纳粹有着广阔的群基础一般。

    郑先捧着三大袋子狗粮,外加七八个超市最大购物袋的食物,站在那里打车,这个样子就算郑先自己都觉得很傻。

    郑先的住处非常远,先后拦了四辆车,一报地名,这些车全都走了,也难怪,这个时候是出租车拉活儿的h金时段。

    出租车在市区之随便逛荡到处都是钱,带着郑先去一趟郊外倒也罢了,关键是回来的时候必定是空车。没有那个司机愿意g这种跟钱过不去的事情。

    就在郑先准备用十倍的车费回家的时候,终于又有一辆车停在了郑先的面前。

    郑先看着这辆车,不由得微微一愣,不是出租车。

    在郑先以为是接人的车,正要收回目光的时候,车窗落下来之后,郑先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你去哪里?我送你啊?”一道充满了yAn光的声音,一GUyAn光的气息扑面而来。

    郑先笑了笑,随后摇头道:“不用你送,我还是打车吧。”

    车上的nV子笑道:“你看看你地上的东西,没有人会拉你的。”

    郑先想了想,随后将自己一大堆东西全都搬上了车。

    郑先坐进副驾驶的时候,感觉浑身上下都是暖洋洋的,不是因为车里面的暖风,而是因为驾驶室内坐着的那个身上不住的散发出yAn光味道的nV子。

    “你的文b以前流利多了。”郑先开口道。

    开车的nV孩哈哈一笑道:“你也发现了?我觉得我自己最近两个月进步太大了。”

    这样的自吹自擂,在别人身上肯定招人厌恶,但在这nV孩身上,郑先却生不出这样的感觉,因为对方的言语之有着充分的自信,相信自己所说是真的!

    “两个月没见,你看上去似乎不大一样了,怎么说呢,我刚才都险些没有敢认你,你最近是不是去做过美容?感觉你一副神经焕发的样子。”

    郑先被nV孩逗笑了,道:“是JiNg神焕发,不是神经焕发,神经焕发的那是JiNg神病。”

    开车的nV孩闻言又哈哈笑了起来道:“对,对对,本来还想要多说几个成语,没想到一说就错,汉语的内容实在是太复杂了。”

    开车的nV孩正是当初郑先的英语老师张可儿。

    郑先和张可儿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感到很放松,甚至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就像是被午后的yAn光照S在身上的那种叫人昏昏yu睡的感觉。

    不得不说,对于一直JiNg神紧绷的郑先来说,这种完全放松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你的头疼病好了么?”张可儿有些关切的问道。

    “已经完全好了,或许你觉得我JiNg神焕发,就是因为我的头疼病去根儿了吧。”

    “啊,那恭喜你了,这确实是一件叫人整个人都神经起来的好事。”

    郑先无奈一笑,没有拆穿神经JiNg神不分的张可儿。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去哪里呢?”

    张可儿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郑先道:“你就将我放在一个好打车的地方就成了。我住的地方非常远,非常偏,你这样的nV孩子还是不要去的好。”

    张可儿愣了愣,随后道:“我知道你搬家了,我前段时间去找过篇幅侠,你这一次搬得很远?有多远?”

    “郊区,真正的郊区,金凤云府听说过么?”

    张可儿啊了一声,惊讶的道:“你住在那里?”

    郑先对于张可儿的一惊一乍有些好奇,道:“怎么?”

    张可儿笑道:“真是姻缘啊,我昨天才从金凤云府回来,是不是那个全都是式建筑的地方?”

    “姻缘?是缘份吧!你去哪里g什么?那里有课要上么?”

    张可儿笑道:“不是,不是的,是我们这些国外回来的海gUi们有一个聚会,组织者是个很慈善的老头,还有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美国绅士,他们就住在金凤云府之,听说也是刚刚搬过去。”

    你放心吧,那里都是我们的人,我送你去,一点都不会有任何安全问题的!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陪你去一趟吧!正好给你介绍介绍我新认识的朋友。”

    郑先没想到还有这么巧的事情,不过想了想,那冷冷清清的别墅区,似乎确实很适合用来聚会。

    “还是不用麻烦了,很远的,再说了,现在还在下雪!”

    “没关系,你是我的第一个英语学生,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啦!还是你不相信我的车技?”

    郑先无语,这个丫头身上总是有着一种热情过度的感觉,她和这个国度之将自己包裹得紧紧的人完全不同,在这个国度之,每一个人恨不得吐出蚕丝来,将自己包裹起来,完全不愿意和不熟悉的人进行一点点的交往,尤其是他郑先,更是如此,对人的防备心戒备心,都达到了极致,完全不会如张可儿这样,轻易的帮助别人。

    郑先微微感叹了一下,随后便任由张可儿载着一路奔驰在路上。

    CD里放的是一首外国歌曲,郑先觉得这歌曲有些熟悉,但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时候听过,相当的怀旧。

    郑先从来都没有什么音乐细胞,也不大愿意去聆听音乐,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少有音乐能够触动郑先的心思,不得不说,这首歌曲带给了郑先不大一样的感觉!

    张可儿此时开口道:“郑先你现在还在学英文么?”

    郑先笑了笑道:“没有了,你是我的唯一的老师。”

    张可儿随后又道:“你为什么学英文呢?我觉得每个人学一种外语,都带着一种很奇妙的想法,你的想法是什么?看起来,你应该不用这个考研评职称之类的吧?”

    郑先闻言,忽然想起这歌曲在哪里听过了,应该是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在母亲的收音机里听到过。

    是啊,我为什么学英语?学了英语我应该做些什么来着,怎么走着走着,这么重要的事情就有些淡忘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