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三百四十四章 降头(书号:13660

第三百四十四章 降头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r></ble>

    纳兰金凤对于林谶的极富攻击X甚至有些暴躁的言语完全没有任何感知,依旧冷漠的看向林谶,问道:“你回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林谶收回目光犹如无骨的蛇一般蜷缩在座椅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保护你啊,这不是那个老混蛋的最后的遗愿么?他说什么我Si了,我儿子保护你,我儿子Si了我孙子保护你,啧啧,当真是一条忠诚的老狗。”

    小张暴喝道:“小子,有你这样说你爹的么?”

    林谶无所谓的笑道:“怎么?我说他老狗你不高兴了?你也不过是纳兰家的一条狗罢了,是不是我说道你的痛处了?”

    小张本就不是有修养的人,听到这样的话语,小张脑门上青筋都蹦出来了,当即就要动手。

    林谶却将白皙的手指伸出来,在小张面前无力的晃了晃,道:“不要想着跟我动手,包准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Si的!”

    小张怎么可能被一句话就吓怕了,他现在觉得自己不教训教训这个一身非主流气息的家伙,自己会被活活憋Si,当即一拳朝着林谶的脸颊砸去。

    但这一拳只出了一半,就y生生的停在半空,林谶歪着脑袋cH0U了cH0U鼻子后,笑眯眯的看着小张道:“你是不是早就看我不爽了?事实上我也早就看你不爽了,你说我是将你的神魂cH0U出来,还是将你的变成一具R儡?”

    小张震惊的发现自己的拳头竟然已经不再听从自己的指挥,并且拳头还越捏越紧,指甲已经刺痛了掌心,已经有鲜血顺着拳缝流淌出来。

    林谶伸出手来接着那一滴滴的鲜血,啧啧连声道:“修仙者的血Ye,每一滴都珍贵无b,可不能浪费掉。”说着将手送到嘴边,将还带着余温的鲜血他吞进了口。

    林谶露出一副欠揍至极的表情,眯着眼睛,撅着嘴巴,道:“美味,多喝点修仙者的血,就能够叫我多活几天。你一定很好奇,自己这是怎么了?嘿嘿,被我下了降头而已,知道了这个消息,你一定更加奇怪,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我下的降头,嘿嘿,就是在我开启车窗的时候。”

    小张此时一下想起了,之前这个林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却伸长了手几乎趴在他身上,去按动降窗键的情形。

    当初他就对林谶的这种举动感到相当的讨厌,没想到竟然包藏着这样的祸心,同时小张心对于林谶的这种不知不觉间就给他下了降头的手段感到相当的恐惧,这手法未免太高明了,叫人防不胜防。万万不能和这个家伙再有任何的身T接触。

    “林谶,不要闹了!你既然是来保护我的,就得听从我的命令。”纳兰金凤对于这个浑身上下透着邪气的林谶似乎一点都没有防范心,语气似乎在责备一个胡闹的孩子一样。

    林谶再次无骨般的躺倒在档位上,一颗脑袋倒着看向纳兰金凤:“你不怕我杀了你?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以前我最讨厌我家老头子,现在最讨厌我的那个假正经的哥哥,不过无论怎么排,你和你家老爷子都在第二位、第三位上,没人能够争得过你们两个。”

    纳兰金凤淡淡的道:“你哥哥跟我提起过你,你十一岁就离家出走去了泰国,十岁被林叔找到,结果你刺伤了林叔跑掉了,你在东南亚蛊王的手下学习降头术,你哥哥一直跟我强调你的本X不坏,只是误入歧途……”

    “呸!他说歧途就歧途?我拜在蛊王座下做弟子,起码b给人家当狗要好多了吧?你现在不过是个凡人,我要杀你分分秒秒之间的事情。”林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那你为什么还没动手?”纳兰金凤依旧平淡,话语却直接如剑,刺向林谶。

    林谶满嘴都是小张的鲜血,猩红sE嘿嘿笑道:“舍不得啊,我这次回来本来确实是来杀你的,但一看到你,我就舍不得了,我觉得,你一定是上天给我准备的媳妇,所以我决定,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叫你Ai上我。放心,我不会嫌你你的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孩子,我家那个老混蛋已经将我的福泽全都用光了,我肯定是断子绝孙的,多个便宜儿子,我一点都不介意!”

    小张一张脸瞬间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但身躯的麻木却顺着拳头一直蔓延到了全身各处,此时的他根本动弹不得,不然一定要砸Si这个混账东西非主流。

    纳兰金凤却没有半点激动的神情,“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非得这样闹下去?说你杀我,我一万个不信,说你Ai上我了?当真是滑稽。你哥哥早就告诉我你的为人了!”

    林谶一笑,推了头顶上小张举着的拳头一下,小张的身子猛地恢复自由,小张一怔之后一拳就朝着林谶的脑袋砸过去,这一拳里面蕴含的火气极大恨不得将林谶一下砸Si!

    林谶则一开车门跑了下去,小张开门就要去追,纳兰金凤却开口道:“小孩子的恶作剧而已,小张,你去开车,别跟他计较,这种逆反的小P孩,你越计较他就越来劲。”

    小张愤愤不平,但看纳兰金凤的脸sE后,小张不得不深x1一口气,下车钻进主驾驶,他一踩油门就要离开,将林谶留在原地吃灰。

    谁知道小张的脚踩在油门上,却邪了一般怎么都踩不下去。

    林谶慢慢悠悠的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伸手朝着前面一指道:“走起!”

    犹如被定身法定住的小张的脚一下将油门踩Si,幸好是手动挡,不然车子飞得飞出去不可。

    小张此时一张脸犹如肺片一样,颜sE不清不楚的,愤怒至极。

    林谶在小张发作之前笑道:“放心,放心,我这就将蛊虫从你身上取出来。反正在你身上也是浪费。”

    说着林谶伸手一敲小张的肩膀,小张立时感到肚子里面翻江倒海,一GUGU的鲜血朝着头顶上急窜,在小张想要踩刹车紧急停车的时候,这种不适感却一下消退无踪。

    随即小张就看到自己的手背在不断的蠕动,随后手背上开始流血,破开一个大洞,从钻出一条细长的虫子来。

    小张清楚的感觉到,这虫子身上只有数值三到四左右的生机值,甚至更少,也正是因为这虫子太过渺小,所以小张这个修仙者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这东西潜伏在自己的身躯之,并且,小张实在是难以理解,这样生机值只有三四左右的小虫,究竟是怎么左右他的身躯的,双方的力量对b实在是太悬殊了。

    林谶伸手将虫子捏起,随后丢进嘴里,咕咚一声咽了下去,小张几乎快要崩溃了,这家伙简直就是一条虫子,一条毛毛虫,恶心人!

    纳兰金凤忽然问道:“你是回来报仇的?”

    林谶啊了一声,随后道:“当然了,你还真以为我是回来保护你的?那老混蛋愿意像狗一样伺候你们纳兰家,我可没有那么下贱。”

    纳兰金凤点了点头道:“你哥哥说过了,你一定会回来给你爹报仇,我要是有那个全身上下全是文身的家伙的消息,第一个通知你。那家伙是Y毒门门主之外,我最想杀的人。”

    纳兰金凤真正的伙伴就只有两个,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林叔,外加那头和纳兰金凤在床上打滚寸步不离的伏地龙幼崽,现在林叔Si了,伏地龙幼龙一直都没有回音,想必也难得幸免,这个世界上在纳兰金凤看来,真正对她好的,也就只有林叔和伏地龙幼崽了,那个时候,鬼马还相当厌恶纳兰金凤,每次见面都要打她,而纳兰初更是将她这个nV儿当成空气一样,全部的JiNg力都在儿子身上。至于德古拉,估计还不知道在那个地方酿酒。

    林谶打了个哈欠,目光再次变得无神起来,眯缝着斜倚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似乎睡着了一般。

    车停在路边,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忽然传来敲车窗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的林谶晃动了下身子,从蜷缩的状态伸展开来,随后落下车窗,一黑一白两个偶人飞了进来,落在了林谶的掌心上。

    随后这两个小人一跃而起跳到了林谶的肩膀上,对着林谶的耳朵嘀咕起来,声音是一种嗡嗡嗡的噪音,小张还有纳兰金凤都听不懂。

    林谶将腰间挂着的油脂小瓶取了出来,敲了敲瓶身,两只偶人便分别跃进了这个小瓶之,浸泡在油脂里面。随后寂静不动了。

    小张看着那装满油脂的瓶子,恶心的不得了,那里面装的都是童男童nV的尸油,小张恨不得将这瓶子丢到车外去。

    林谶开口道:“他们去了一个工厂,从这里向东!”

    小张看了纳兰金凤一眼,纳兰金凤点了点头道:“就按照林谶说得行驶吧,林谶,远不远?”

    “我开车的话要二十分钟,这个家伙开车的话,起码也得一个小时吧。”

    “哦!”纳兰金凤随即靠在椅背上,两只手轻轻抚着肚子,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林谶扭头看了纳兰金凤一眼,小张立时警惕起来。

    林谶似乎感觉到了小张的警惕,看了小张一眼没头没脑的问道:“她还能够活多久?”

    小张闻言一愣,看到小张眼疑惑的神情,林谶知道这个小张什么都不知道,也就不再追问,重新斜倚在椅背上,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昏昏yu睡,因为他还要指点方位。

    林谶似乎也有重新掌握方向盘的想法,但小张打Si也不会叫林谶再次手握方向盘,除非他下车。

    看着小张认真的表情,林谶无所谓的扭过头去?

    一个小时之后。

    纳兰金凤准时清醒过来。

    顺着车窗朝着外面望去,就见远处有一座废弃的工厂,确切一点说的话应该是水泥厂。

    自从环境W染和空气的W染越发严重,首都周围便不再允许水泥厂生产了。

    这里看上去人烟罕至,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水泥厂才一直没有被扒掉,得以保存下来。

    “你说他就是来了这里?”

    林谶点了点头道:“没错,在这里逗留了十几分钟,随后就走了。”

    纳兰金凤看着水泥厂微微皱眉,直觉上,纳兰金凤就知道这里或许隐藏着一个修仙门派,因为这荒凉的环境,一看就适合修仙者们躲藏,但这里究竟躲藏着什么修仙者?纳兰金凤虽然好奇,但她却并不想现在就一去探究究竟,毕竟这四周太荒凉了,他们一旦走进那座水泥工厂,立时就会被发现,这里万一住的是Y毒门的人的话,纳兰金凤他们就彻底交代在这里了。

    并且纳兰金凤几乎可以肯定这里就是Y毒门的老巢,他信不过周方,她觉得周方和她会面之后,定然会去找Y毒门,从而左右逢源。

    周方的心思,纳兰金凤实在是太了解了,因为若是纳兰金凤站在同样的位置上,肯定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尔虞我诈这四个字,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永恒的主题。

    小张此时低声道:“小姐,要不要我过去看看?”

    纳兰金凤微微摇头,道:“不值得,今天知道有这么一处地方,就足够了!

    非主流的林谶此时一笑道:“为什么不去看看?这里面有一种很香的味道,对我的金童玉nVx1引力非常之大!”

    就见林谶腰间的那个小瓶子开始剧烈的颤抖摇摆起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