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五百二十三章 单头(书号:13660

五百二十三章 单头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杀场周围的柱子彼此之间拉起一道道的橙sE光幕,随后杀场便成了一个和外界完全隔离的空间,此时此刻,任谁都无法g涉申宝宝还有单头之间的对决,他们两个只有一个能够活着走出来。另外一个将腐朽在杀场之。

    倒是两头麒麟有异法趴伏在那光幕上,贪婪的x1食申宝宝身上逐渐蓬B0起来的杀机。

    申宝宝身上的杀机远胜于单头百倍,单头是个没什么心眼的家伙,他念头里面没有杀人这个想法,所以也就没有多少杀机提供给两头麒麟异兽。

    红镜上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独眼之闪烁起冷酷的寒光,手掌上的碑晶缓缓生长,发出咯叻叻的彼此碰撞的声音,犹如手掌上糊了一层盐霜一般。

    “蠢牛一般的家伙,我也不欺负你,你先动手,来吧!”申宝宝伸手做了个过来的手势,满脸轻蔑,动作说不出的潇洒不羁,配上他的傲人身段还有那能够叫天下所有的nV人心动的脸颊,着实透出一GU风度翩翩来。

    四周的男修士们一个个尽皆撇嘴,直接动手就是了,耍什么帅?

    nV修士们的确有人春心大动。

    叫单头先动手,看起来是风度,是轻蔑,其实对于申宝宝来说,这可绝对不是轻蔑更和风度无关。

    这是一种试探,申宝宝表面上看起来满不在意,其实心底对于对面的单头充满了警惕,一个成熟的修仙者,不会因为自己觉得敌人弱小,就轻视敌人,狮子扑兔亦用全力,一次轻忽说不定就是满盘皆输,身Si道消,这一点,申宝宝相当清楚。

    所以叫单头出手,只要单头一动,他就能够大T上m0出单头的底细,到时候全力一击,务求最快的速度叫单头丧失攻击力反抗力,然后再按照门主之言好好Pa0制这个悲惨的家伙。

    单头呆愣愣,听到申宝宝叫他先动手,脸上露出茫然来,随后憨呼呼的问道:“我真的可以动手了么?”声音嗡嗡隆隆,似乎申宝宝不让他动手他就真的不去动手似的。

    四周的修士们尽皆莞尔,随即越发觉得这愚蠢得可Ai的家伙Si了可惜。

    申宝宝呵呵一笑,再次用招牌一般的动作朝着单头摆了摆手道:“来……”

    申宝宝的来字还在嘴边上没有绽放出来,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已经携着一GU强大无b的风压冲到了申宝宝身前。

    巨大的风压瞬间吹得申宝宝机会要倒飞出去,原本编结起来的长发一下被吹散。

    一只格外粗大的大手在申宝宝被吹飞之前探出,一把抓在申宝宝的脖子上,犹如拎起一只小J一般将申宝宝的身躯猛然提了起来,申宝宝双目瞳孔急缩的时候,后背已经狠狠地撞碎了地上的坚y无b的钢晶石砖,这种石砖坚y得一般的法宝都砸不坏,此时脆弱得犹如饼g一般。

    申宝宝身上的罡气都被这一下给生生震了出来,自动弹出来保护身躯,紧接着申宝宝的身子再次一轻猛的被荡起来,那巨大的拉力,就像是被一头洪荒凶手拖拽着狂奔一般。

    申宝宝听到自己脖骨粉碎的声音,紧接着手臂被那强壮无b的大手一把抓住,犹如拆解一件玩具一样,被罡气保护着的手臂撕拉一下被生生撕扯下来,接下来另外一只手臂,双腿最后是脑袋,就像是一个发脾气的小孩将纸片做的玩具撕个粉碎一般,申宝宝的身躯刹那之间便被大卸八块。

    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一切快疾得叫分形境界的修仙者们都看不清楚,就看到影子一闪,随即申宝宝的身躯一下子就扯碎了,申宝宝不要说反抗了,恐怕他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缓了一缓之后,血雾才开始在空蒸腾起来,血雾簌簌落下之,那个一脸呆傻的单头咧着嘴巴在呵呵傻笑,嘴里面依旧在嘟囔着那句褪了毛熬汁的含糊不清的言语……

    这一幕使得四周坐着的诸多修仙者们一下全都站了起来,一个个目瞪口呆,一张张脸上全都是不可置信,包括十派长老们此时都纷纷动容,长眉僧不由得眉头蹙起,随后双手合十。

    龙虎丹门的弟子们一个个嘴巴张得b其他任何门派都大,因为他们对于自己的门派之的手段实在是太了解了,一秒种之前,他们还觉得单头就是个可怜的送Si货,为门派捐躯的第一人,没想到转瞬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个个龙虎丹门的弟子纷纷r0u着自己的眼睛,这一定是红镜道施展的幻术!

    铜洞门的金铜圣人还有极光门极光仙尊的脸sE一下变得不好看起来了,在他们眼,龙虎丹门除了那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片子的嘴巴不好招惹外,其余的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是个随意r0Un1E的软柿子。

    这可不是他们的预想,而是实打实的从龙虎丹门在之前的b试之的成绩就能够看出端倪来,几乎绝大部分的龙虎丹门弟子都止步与第一局,全都是见光Si。

    也就是在正一道内,他们不方便直接出手,不然他们早就毫无顾忌的将龙虎丹门剿灭了,尤其是那个牙尖嘴得小丫头。但是眼前这个呆呆傻傻的家伙使得他们一下开始没底起来。尤其是连他们都没有Ga0明白这个家伙施展的是什么手段,看起来似乎是武道,但低级的武道,怎么可能达到这种程度?申宝宝可是罡气境界的佼佼者。眨眼的功夫就被生拆了。想要做到这样的程度他们这些罡成境界濒临铸碑的存在都感到有些吃力。

    脸sE最难看的还是红镜道的修仙者们,申宝宝的实力,申宝宝处事对敌时的小心谨慎他们是太清楚不过的,以申宝宝的谨小慎微,,对手万万没有侥幸的机会,也就是说对方的实力绝对远超申宝宝,否则不可能这样一击得手。

    红镜上人文丝没动,但他的独眼之暴起数道血丝,一张脸上神情Y沉得可怕。他原本还想要叫申宝宝nVe杀这个龙虎丹门的修仙者,彻底瓦解龙虎丹门的意志,同时抒发一口x的憋闷之气,天知道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此时呆呆傻傻的单头一边在地上收敛着四处爬动,想要将自己的身躯拼合在一起的申宝宝的各种断肢,犹如在地上捡树枝一般,一个个的拎起来,抱在怀。

    那断肢上还有罡气保护,但在单头粗大的手指之下,什么罡气护罩一抓就破。

    单头捡着断肢的同时,从怀取出一口炉鼎来,只有巴掌大小,一丢出去咚的一声坠落在地,涨大成两米见方大小。

    炉鼎下面一颗火丹火焰蒸腾,烧灼得整座炉鼎微微发红,炉鼎之冒起腾腾蒸汽,内有着不知名的红sEYeT哗啦啦的翻花冒泡。

    “褪毛、熬汁、褪毛、熬汁……”此时此刻,单头一直在嘴巴里面念叨着的莫名其妙的言语终于变得叫人毛骨悚然起来。

    更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被一根根收拢到手的尚且还在挣扎着的申宝宝的手臂大腿被单头一脚踩在地上,犹如踩着一只小猫小狗一般,拎起一条胳膊,此时,那叫人发笑的十几厘米的薄片小刀终于展示出他的用途来了。

    这小刀不过是寻常物件,绝非法宝,在单头硕大的手掌之犹如一根针一般,在修仙者眼这种小刀毫无价值可言,用这个袭击修仙者就像是用绣花针袭击犀牛一样可笑。

    然而就是这把连法宝都不是的小刀在单头手展示出了叫人目瞪口呆的威力。

    就见这小刀轻松的划破罡气护罩,随即在申宝宝的手臂上一划,竟然将罡气境界的修仙者堪b金铁一般的手臂生生刨开,犹如切豆腐一般轻松随意。

    那小刀在单头手迅速转动,熟练无b的划动着,申宝宝手臂上的皮被一块块的切割下来,一丝不苟每一块大小都差不多。剥光了皮便直接丢进炉鼎之被鲜红的YeT煮制。

    胳膊虽然被生撕下去,申宝宝却依旧感到胳膊上传来的难忍,此时他断手断脚,脖子都断了,好在到了罡气境界就不必担忧天地桥被掐断的问题,若是结丹修士这一下就Si掉了?

    申宝宝从始至终都未曾来得及出手,就被拆个七零八落,连皮都被生割下来,但申宝宝绝对不是只有这个程度,没手没脚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问题,但对于罡气境界的大修士们来说不算是什么太大问题。

    申宝宝一张口,猛的喷出一道灵光来,一枚铜镜从灵光之显现出来,发出一声嗡鸣,朝着单头便照了过来,单头脑袋一向不灵光,是以也不知道躲避,一下就被镜子摄住身形,随即那铜镜之钻出一条条犹如章鱼触手一般的手臂,无骨却有力的朝着单头急速探来。

    单头忙着剥皮,脑袋里面就没了别的想法,那怕那些触手已经伸到了跟前,他都将注意力集在手的一条大腿上,专注剥皮。

    这样的天地崩塌我自巍然不动的专注,脑袋没病的人是绝对做不到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