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五百四十七章 人人都要杀郑先(书号:13660

第五百四十七章 人人都要杀郑先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红镜上人必杀郑先!

    以红镜上人的修为,想杀郑先,易如反掌,就算整个龙虎丹门拦着,都没有用。

    一个罡成极点境界的修仙者一心想要杀一个分形境界的修仙者,谁能拦得住?

    更何况红镜上人身后还有一个红镜道上千名弟子。

    正一道和辖下的三十八门所有的门派都要杀掉郑先,他们想要仔细研究郑先的那套终极战甲,这种战甲要是弄到手,被他们研究出来,给门弟子穿上,效果会是怎样?

    所有来观礼的诸多门派的长老们,都要杀掉郑先!

    因为郑先身上有一件叫做青铜神木的邪物!不说别的,光是郑先泯灭战士的身份这一个理由,就足够郑先Si掉一万次了!

    现在,连龙虎丹门的弟子们都恨不得掐Si郑先了。

    你好端端的作什么?要生机之力就得了,要人家认输也就算了,还要人家求饶?

    好了!这下把红镜上人b得铸碑了,完蛋了吧?连带着他们龙虎丹门都得跟着郑先一起完蛋!

    净水更是恨得牙根直痒,她要是现在能够走进杀场的话,她非得将郑先活活咬Si不可!郑先直接将整个龙虎丹门拖进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之。

    若大的斗场,没有人,不想杀掉郑先!

    幸好郑先在杀场之,不然那一道道如饿狼一般的目光都能够将郑先撕碎了。

    将人b得铸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郑先算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个了!

    若说情绪波动最大的,还是红镜上人。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如此接近铸碑成功,不,基本上他已经铸碑成功了。

    杀了郑先之后,甚至不必杀龙虎仙尊,他都能够铸碑,完全是因为郑先叫他求饶的时候,他心生出的那种虚无缥缈的感悟,那一触即逝却被他一下牢牢抓住的一线灵机,说不清到不妙的莫测奥妙。

    红镜上人真的要好好感谢郑先,是剥了皮小火油炸致Si呢?还是炸一层用刷子刷下来继续再炸,炸个几百次呢?这还真是一个叫人苦恼的事情!

    满场都沉浸在各种各样的情绪气氛之,有的兴高采烈,有的愤怒异常,有的失望悲观,有的充满希望,每一个人的想法都不相同,这些修仙者们一生追求大道,无疑,铸碑境界的存在是距离大道最近的,对于绝大部分修仙者来说,铸碑境界的存在从来都只是遥不可及的,不可触m0的,是人道极点,更别说亲眼看到修士铸碑,此时眼睁睁的就要见证一位铸碑境界的大修士诞生了,诸多修士心五味杂陈,没了铸碑希望的自伤自怜,还有机会的羡慕嫉妒恨。没有修仙者能够心情平静。

    种种情绪将若大个斗场Ga0得犹如一个漩涡一般,轰轰烈烈。

    “我不接受你的求饶!”一个淡淡的声音在种种激烈情绪之犹如幼nEnG的小芽一般钻了出来,无声无息的、平静无声的,就那样从大海深处冒出来。

    随后,咚的一声,爆炸开来。

    这一句平淡的不含任何感情的话语,就像是一颗炸弹,平静的时候,无声无息,一旦爆炸,就要掀起滔天巨澜!

    红镜上人确实是就要铸碑成功了,但是有个前提,最关键的斑斓锤还在郑先手。总之,红镜上人开心得太早了,整个红镜道都开心得太早了,甚至正一道不少修士都开心得太早了。命运远远不在他们的掌握之,而是被郑先牢牢攥在手。

    “郑先,你说什么?你不是说三个条件么?”

    行道真君双目有些发直的问道。

    “仁慈的我,不接受红镜上人的求饶!”郑先丢了块冰糖入口,弃了那三百万生机之力,变得苍白无味的冰糖的甜腻滋味又回来了。

    这才是本来的味道,本来的郑先。

    郑先觉得自己身上的气机开始涌动起来,脊椎之内的金汁犹如cHa0水般不住上涌,脑海内的玉Ye轰隆隆的旋转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不住的下探,似乎金汁和玉Ye彼此生出了x1引力,要交汇融合一般!

    世间有无数捷径,但通往大道的只有一途,三百万生机之力足够郑先直接将修为提升到丹成境界了,但这捷径走了或许就回不来了,忠于本心,抹去一切外物诱惑,才是通往大道的坦途,其他的捷径多是邪途歪道。

    简单的一句话,犹如一击重锤狠狠地砸了出去。

    红镜上人这般的存在当众求饶,郑先竟然不接受?

    红镜上人双目瞬间血红,郑先最初提三个要求,在最后一点要求的时候确实说要看仁慈的他是不是接受求饶。但所有的人都只注意到了郑先要叫红镜上人求饶这种荒谬的事情上,不由自主忽略了郑先后面的那句话。

    “你这是在耍我!”红镜上人牙缝之挤出了这几个字来。

    郑先没有理会红镜上人,而是环目四望,观瞧着满场惊呆了的修士们,此时的郑先手指间不知何时多了一颗药丸,这药丸在郑先指尖轻轻转动。

    这是乔潜心送给他的逃命的药丸,虽然不知道这药丸有什么功效,虽然乔潜心叫他逃走并不算什么好心,但这份情,他郑先领了!

    可惜那两个家伙看不到凡间那白花花的大腿了,有遗憾,才是人生么!

    郑先露出一个yAn光灿烂的笑容道:“不错,我就是在耍你,你能拿我怎么样?罡气境界很了不起么?一派至尊很了不起么?还不是被我玩弄与指掌之间?算了,不如这样,你若是当众脱了K子,我就将斑斓锤还给你如何?”

    红镜上人额角青筋突地弹起老高,可以清楚无b的看到那青筋内鲜血飞速涌动。

    郑先哈哈一笑,走到斑斓锤跟前,将那把流光锯齿刀从手腕上的手环之拖了出来,嗡的一声,空气立时随着流光锯齿刀的锯齿拖动颤动起来。

    斑斓锤之前已经停止了惨声,因为他听到红镜上人的声音,只要有红镜上人在他旁边,他就不会畏惧,不会害怕。

    但是此时,他明显感受到了郑先的那种恶意,尤其是那把流光锯齿刀的锋锐。

    郑先扭头看了红镜上人一眼,嘴角微微一敲,笑道:“罡气极点,一派至尊?马上就要铸碑了?嘿嘿,给我跪下去吧……”

    说着郑先挥刀便切割下去。

    斑斓锤立时发出一声声的惨叫,悲切无b。

    红镜上人头顶上被一根簪子簪住的头发顿时根根直竖,绷得一声,将那罩着瞎眼的眼罩绳子崩断,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窝来,一道鲜血从溢出,血红的道袍更是如龙如蛇般的滚动不休。

    咯咯咯咯的声音不住响起,随着那一声声惨叫,红镜上人的碑身开始不住的绽裂,一道道裂痕不住的炸开,不住的触手般的蔓延出去。

    无声之,怒火烧的红镜上人嘴角也溢出一丝鲜血来。

    红镜上人刚刚B0|起,就被郑先一把捏萎掉了!

    被一个分型境界的修仙者如此耍弄,丢人都丢到家了,刚才的兴奋,刚才的狂笑,此时尽皆成为笑柄。

    随着郑先一刀刀的切割斑斓锤,火花四溅之,被分割成为碎块的斑斓锤在不断的塌瘪,而那些曜星核金尸们则欢快无b,斑斓锤被切割开来之后,他们吞嚼起来要容易太多。

    随着斑斓锤的塌瘪下去,郑先的终极战甲开始逐渐鼓胀起来,正在迅速的恢复原本的面目。

    每一刀斩下去,郑先就觉得一GU快意从心底升腾起来,脊椎内的金水和脑海内的玉Ye也就更加欢快,更加流畅,彼此也就更加接近。

    郑先有种感觉,自己的境界或许就要突破了,他将踩着红镜上人登上更高的层次,更深的境界!

    行道真君不由得扭头看向血提真君。

    血提真君双眉一竖,传音过去,行道真君微微点头,当即大袖一摆,随之杀场禁制开始晃动起来。

    行道真君执掌道行峰,这杀场乃是行道峰的核心,整个正一道即便是金光门主都无法C控杀场,只有他拥有C控这杀场的能力,

    血提真君曾经说过,要全力帮助红镜上人铸碑成功,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此时红镜上人能否铸碑就在这一刹那之间了,若是郑先将红镜上人的斑斓锤的灵X毁灭了,那么红镜上人直接就得碑晶破碎,永生永世没有入驻大道铸就丰碑的可能了,在这众关键时刻,血提真君拼着老脸不要,拼着遭受门派惩罚,也得推红镜上人一把。

    在血提真君看来,为了门派利益,总得有人扮演一些不光彩的角sE,一个铸碑境界的大修士对于正一道太重要了。

    而行道真君和红镜上人本就是至交好友,红镜上人若是铸碑成功,对于行道真君来说也有诸多好处,就不用说对门派的好处了,所以行道真君也是不计后果,拼着被撸去道行峰掌座的权势,也得帮忙,有血提真君这辈分奇高的前辈在上面顶着,他总不至于会被剥夺修为。

    是以行道真君得到了血提真君的首肯之后,当即动手开启杀场。

    强行开启杀场,哪怕是行道真君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杀场之所以霸道,不光是限制了其他人进入杀场的能力,就连行道真君也受到限制,开启杀场无法一蹴而就。

    眼瞅着杀场光柱其之一开始逐渐暗淡下去,如此一来,谁都知道行道真君要做什么了。

    开启杀场击杀郑先!

    这实在是一件叫人不耻的事情。

    但仙界这种不耻的事情bb皆是,他就是这样发生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