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一路直行(书号:13660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一路直行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京都最高处。

    电视塔上的旋转餐厅,一个不笑的时候给人一脸坏笑的感觉,一笑起来却显得极为真诚的家伙,正坐在数名贵妇名媛之,一片香脂粉腻,r0Un1E着一名三十出头的贵妇的细nEnG无骨的白滑小手,仔细研究着她的手相。

    这贵妇模样就不说了,绝对JiNg彩,气质更是出类拔萃,同时有着非同小可的心机手段,不然她那十多岁能当她爹的部长老公也不会为了她,丢下自己的发妻不顾,甚至连儿子都不管了,整天神魂颠倒在她的身上。

    这样的nV子,称呼一声人间尤物,一点都不过分。

    本来这贵妇心机深沉,加上跃身富贵门庭,身上总是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气势,手腕了得的她看透了这个世界的所有男人,是以对任何男人都不假辞sE,只对那个糟老头子一心一意,因为她知道那家伙能够带给她数不尽的荣华。

    但此时却被这个男子r0Un1E得口喷热气,整个身子都sU掉了一般,媚眼如丝,几乎要软到在这个男子身上了。

    可以想象,只要这个男子稍稍gg手指,这位在人前脸sE冰冷犹如冰山般的少妇便会立即化身为最火热的炭火,脱g净洗白白的委身与他,任他蹂躏,百求百肯。

    四周围着的其她几位少妇此时一个个都是满脸YAn慕,却生怕惹得那个男子讨厌,所以极力压抑着心的那种嫉妒,将自己最美妙的一面展现在这男子面前。

    她们每一个脸上都透着一丝微醺的红意,犹如将熟未熟的苹果一般,酸涩可口的模样叫人垂涎yu滴。

    不过本来很专注的给她们看手相的男子此时却将目光投注在了窗外。

    在这里,能够鸟瞰整个京都,称得上是会当凌绝顶之地了。

    此时正是午时分,天气晴朗得一塌糊涂,在这春夏之交,yAn光明媚得近乎犯贱一般,虽然空少不了依旧还有些雾霾,但依旧能够望出很远。

    几位贵妇看出眼前这个男子的心神不属,齐齐顺着男子的目光望去,就见极远处有一道淡淡的烟尘扬起,一路笔直,从外环横冲直撞,朝着内环延伸。

    以她们的目力,也就只能看到这么多了,几位贵妇不由得齐齐蹙眉,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目光凝聚在那一线烟尘上的男子,正是nV人Ai不释手,男人恨之入骨的都市小白脸力亭。

    力亭收回目光,呵呵一笑道:“几位姐姐,今天我刚好还有些事情要办,不如咱们改天再约,如何?”

    力亭的言语犹如有着一种魔力一般,这几位贵妇立即连连点头,“力亭若是有事,咱们改天再约好了。”

    “是啊,是啊,不要耽误了力亭。”

    几位久在人上的贵妇,此时一个个生怕自己给力亭留下不好的印象,更怕耽搁力亭的事情,纷纷起身,甚至可以用小心谨慎来形容她们此时的举动,随后几个少妇匆匆离去,转眼便全都消失在电梯口。

    那沁人心脾的昂贵的香水味道逐渐散去。

    力亭收回笑呵呵的目光,一双眼睛重新投注在那一线烟尘的尽头上,修长的双手交叉在面颊前,一张面孔上,已经没了那种特有的能够叫nV子飞蛾扑火的冷魅,而是多了几分凝重,几分老练,几分Y沉,甚至还有几分市侩,几分叫人琢磨不透的神秘。

    这个或许才是真正的力亭。

    人活在世,总是不停的伪装自己,有时候伪装得自己都不知道究竟那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了。

    这个时候,自己被自己欺骗,就是迷失了本心,对于修仙者来说,是大忌,在佛家来说,就是障,但对于凡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反倒是越沉迷其越好,将本来的自己包裹起来,人才冷漠,才不会容易受到伤害。

    力亭目前不修仙,所以他暂时不用考虑这些。

    力亭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不住滑动,但滑动十几下后,便摇了摇头,随后叹息道:“那个老不Si的大道隐者,明明活不久了却还要SiSi攥着大道匣子,真是馋Si我也,啧啧,这经剑门的手段,果然高妙,我也只能似是而非的模仿十几下而已,啧啧,真是叫人叹为观止,以剑入道果然JiNg彩,真想如这些仙者一般,纵横来去啊。”

    力亭眼的光彩逐渐变得深邃迷离起来。

    ……

    鲍达还有魏新是京都的两个刑警,鲍达是个新人,魏新则是四十多岁的老油条。

    做他们这一行的,到了四十岁还奋斗在第一线没能升官发财的,不是一根筋,就已经混成了滑不溜手的油子。

    过了四十岁就不可能再升官了,所以也就没啥志向可言了,基本上就等着熬日子等退休了。

    所以到了这个岁数的家伙,拼命的事情绝对不g,有油水的事情,绝对不让。

    这一新一老两个刑警正在一家商场门口执行任务,寻找一个犯罪嫌疑人。

    魏新不断给鲍达灌输自己这十几年来的奋斗经验,基本上都是怎么偷懒,怎么耍J蹭滑,怎么和上司对着g,这个魏新有些小聪明,但却叫小聪明给耽误了,他还以此沾沾自喜,殊不知,若是没有这些小手段的话,他今天未必还是个刑警。

    远远的两人就听到有嘈杂叫声,还有那种很奇妙的切割声,很难形容那种切割声,锋利得就像是风声一样,内透着一GU金属般的尖锐。

    一听到这种声音他们两个的敏锐直觉就告诉他们发生大事了,当即朝着那一片嘈杂望去。

    随后叫两人傻眼的画面撞入他们的眼球,就见人群四处逃散之,有一个西装革履,看起来似乎应该是个业务员般的男子如海冲浪般,在人cHa0载沉载浮。

    这男子犹如脚底下有弹簧一般,一步走出便是数米,但却远b弹簧弹起来的要潇洒飘逸,似乎他完全凌驾于地球引力之外。

    并且,这男子正飘飘然的朝着他们两个行来,并且他每走一步,脚下接触的地面都瞬间变成碎块,轰的下沉成一个大坑。

    华夏城市地面,柏油马路下面又不少地方都空了,没事的时候还要地陷,更何况被切碎跺烂了。

    这男子看起来似乎不快,但刚才还在街的尽头,转眼的功夫就到了他们身前百米开外。

    鲍达从未见过这种场面,他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究竟见到了什么,他所能够看到的,就只有崩塌的画面,这个世界一瞬间叫他感到陌生起来,他甚至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亦或是穿越到了某一部大片之。

    “警察!不许动,站住,站在原地,不然我开枪了……”在鲍达旁边的魏新突然大声吼了起来,义正言辞,充满正气。

    恍惚的鲍达猛地惊醒过来,他是警察,他要保护这个城市的治安。

    姜还是老的辣,魏新反应的速度就是b他这个愣头青快多了,并且那吼声绝对是警界典范,充满正义感。

    鲍达之前其实挺看不起魏新的,他越是传授他那些小聪明小手段,鲍达就越看不上他,鲍达如所有的新人一样充满了理想和对未来的憧憬,所以他没有任何混日子的打算。

    但是现在,魏新的形象一下在他心高大起来,充满威严。在鲍达看来,就算一辈子不得志若是在关键时刻还能站出来擎起一片天空,依旧还是英雄,甚至b英雄还要伟大。

    鲍达连忙手忙脚乱的将枪从腰带上cH0U出来,他们这帮刑警面对的往往都是一些极端犯罪分子,出任务身上配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鲍达掏出枪来对着那个身形飘飘的男子,当即也大声喝道:“放下武器,双手背后!”

    那身形飘飘的男子明明空着一双手,哪有武器?鲍达也是一时激动,胡乱喊话给自己壮胆。

    眼瞅着那男子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鲍达紧张无b的低声道:“魏哥咋办?开枪么?”

    “魏哥?”鲍达扭头望去,却发现魏新早就跑没影了,鲍达一瞬间浑身上下的血都拱到脑门上了,满脑子就只剩下一句脏话!

    mlgbd!

    鲍达狠狠一咬牙,初生牛犊不畏虎的JiNg神迸发出来,他是警察,他要守护这座城市,而对面那个家伙,无疑是城市的破坏者!

    鲍达当即朝着天空鸣枪,三响之后,那身形飘飘的男子已经到了鲍达五十米外。

    鲍达一横心,沉静下来,手稳脚稳,屏住呼x1,瞄准那个男子当即一口气将手枪里面的子弹全部S光。

    五十米的距离,五颗子弹发出骤烈的啸音,在空气擦出五道空弧,转瞬便到了刘功力身前。

    鲍达没杀过人,但心理素质绝对不错,五发子弹每一发都直奔刘功力的头颅,鲍达有一种直觉,面对刘功力这样的家家伙,若还想着打伤即可,绝对是自己作Si!

    眼瞅着子弹就要S刘功力,却见那五颗子弹每一颗都从正开始,出现十几道裂痕,继而犹如菊花一般绽放开来,小小的子弹猛地在空放大,最后擦着刘功力的脑袋疾飞而去,只是吹起了刘功力的鬓角头发而已。

    刘功力一步迈出,到了鲍达身前,犹如一阵风般从鲍达身边吹过,刘功力看都没有看鲍达一眼,转瞬走远。

    鲍达手的枪稀里哗啦的崩碎,犹如热锅的豆子一样四处弹S,那崩碎还顺着鲍达的手向上蔓延,手表,衣服,腰带,皮鞋,等等,恰好一阵骤风吹过,鲍达身上的衣服犹如数百只蝴蝶一般猛地飞起,扑棱棱的随风而去,原地只剩下光着PGU露着鸟的鲍达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张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

    鲍达双腿再也站不住了,一PGU坐在地上,PGU下的地面猛地一陷,变成无数规则无b大小一样的碎块,连他一起稀里哗啦的沉没下去。

    越过鲍达的刘功力一只脚轻轻点地的时候,三个黑sE的影子从街边树木的影子之猛然钻出,每一个影子都扯出一道惨白光幕,内有嗡嗡作响的声音,空气随着这嗡嗡声不住的发sU发麻。

    三把流光锯齿刀朝着刘功力斩去!

    四环,还有三小时!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