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六百三十七章 郑先我杀了你(书号:13660

第六百三十七章 郑先我杀了你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在火车上,不像是藏身在城市之,在城市里,郑先是能够随便移动的,对方想要杀掉郑先需要承担一击不,郑先远扬千里的准备,但在火车上就不同了,对方完全可以锁定郑先的准确位置定点打击,甚至直接在火车上埋下炸弹,同一时间进行爆破,郑先能够逃走的可能X非常渺茫。

    郑先和周娇娇在沈Y城乱逛,购买了大把的食品衣物,外加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郑先甚至买了一四驱吉普车,外加几大桶汽油,不卖?不卖就致电市政府。

    这种疯狂的购物,看到什么好就买什么,甚至连用途都不考虑的消费,当真是爽快到了极点。

    在超市,上百个一身西服的龙虎丹门弟子,几乎横着走来走去,那场面犹如进入了黑客帝国,现场更是如同打劫一样,这一百个龙虎丹门弟子,什么东西都不要,就奔着电视去了,险些抱走大大小小一百台电视,结果还是郑先给他们买了一百台电脑,郑先甚至找了个专门的网络工程师,蒙着眼睛送进紫金葫芦,Ga0了个局域网出来,基本上实现了网内对战,共享片源之类娱乐活动,郑先做这个的时候,本来想弄些和谐动作电影进来,但左思右想之后,还真怕他们这帮家伙因此变成宅男,只要想一想一帮寿元几百年的宅男一步不出的窝在房间之的模样,郑先便不寒而栗。

    少了一条胳膊的陆丰情绪一直都不高,呆在郑先的空间宝珠之,经常对着湖水发呆,此时也被郑先唤出来,分配任务,去清光了货架上的所有罐头,这个任务对于只有一条胳膊的人实在是有些艰难了,但陆丰却相当开心,一直以来郁郁寡欢的他总是认为自己毫无用处,少了只手,什么都做不了,这个时候分配他任务b用任何言语安慰他,更有好处。

    至于小丫头曹妮,郑先对她可是提防不少,没有给她任务,就叫她随便转随便买,乡下孩子虽然到了城市一段时间,但还是放不开,最终,卖了好几大包卫生巾,还不是名牌,挑的是最便宜的,她甚至还偷偷买了一条丁字K,她忘记这些东西是要前台结账的,结果后来结账的时候被羞得满脸通红,直说不是她买的……

    这场面倒是叫郑先对曹妮的态度有些缓和。

    不过郑先还是叫蚌娘看着曹妮,蚌娘郑先是一万个信得过的,不过蚌娘和曹王的关系,曹王和曹妮的关系相当复杂微妙,郑先也不敢掉以轻心,不过转念一想,他也就只有两个月零十几天的修仙之旅了,这些方面的事情,郑先也就真不在意了。

    老实说,郑先这么肆无忌惮的肆意妄为,包括之前殴打焦石,甚至前往坟场,或多或少都有着郑先想要最后疯狂一把的因素,就当作是一场告别,郑先虽然希望自己能够继续修炼,但有些事情不是凭空想出来的,至少还道大丹他郑先就无论如何都弄不到,既然如此,与其在剩下的日子里终日郁郁寡欢,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活上一把,肆意妄为的嚣张霸道一次,人到暮年,回首过往,总得有些能够叫自己小畜生骂一句傻瓜的日子才算完美!

    郑先以前也算是有钱人,身价也有千万了,不过那个时候的郑先花钱并不算太大方,毕竟钱是用名拼来的,但是眼前这些钱就不同了,来得轻松,自然也就不在意。

    反正郑先的紫金葫芦之有的是地方,完全可以承载郑先的胡乱购买。

    郑先甚至买了不少的活鱼活虾,直接送到了紫金葫芦之弄出一片养鱼池来,既可以游泳,又可以吃鱼,其实这些都是郑先为以后的龙虎丹门弟子们准备的,仙界实在是太贫瘠了。

    当然也少不了送入空间宝珠之,扩展宝珠内的生态环境,对此,最高兴的就是蚌娘了。不过空间宝珠之的水脉,是郑先从正一道的仙山上采集的充满灵X的河水,这种水孕养的鱼类相当凶悍,基本上郑先投进去多少鱼虾,就被吃掉多少,能够活下来的,是极少数。

    郑先甚至突发奇想,要弄几百头猪来,即使粮食又是生机之力,结果这个想法被耄耋老道嫌弃了,郑先仔细观瞧之后,也有些失望,那些人工饲养出来的生灵,身上的生机之力微弱至极,一头猪还b不上一只大耗子。

    这些猪吃完睡睡完吃,脑子里面一团浆糊,根本就是个长R的工具,甚至连刚出生的时候的生机之力都没有,郑先原本还觉得自己可以Ga0一个大农场转满养猪养J供应生机之力,这个想法刚刚诞生就破灭掉了。

    不知道外国的不吃饲料的猪是不是好些。但不吃饲料的猪,要长成成猪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光草料等就不是一个小数字,还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育养,这样的转换效率实在太低了,还不如修仙者直接吃草来得快捷方便。

    看来修仙之途上想要偷一点懒着实不容易。

    郑先看得出来,这个国度目前对他采取容忍态度,因为力量的不均衡,在没有足够的把握杀Si他郑先之前,郑先这样大摇大摆的四处乱转,反倒b躲藏起来对政府更有好处,至少央政府会认为主动权一直都在他们手,他们可以积攒力量,等待机会,随时选择进攻的时间。至于他郑先花点钱买点东西,连个P事儿都算不上。

    在周娇娇的开导下,郑先慢慢明白了,钱的价值,是在换成了货品之后才T现出来的,若是钱不变成货品的话,那是一钱不值的。政府需要钱,只要多印几张就可以了。

    四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郑先原本以为可劲花,怎么也能用一天,结果郑先大大低估了这些钱的价值,不到半天时间就花得只剩下十几万,周娇娇再次唱黑脸,致电市政府,随后就有专人送来一张卡,额度五百万,周娇娇实在是懒得拿着现金流了。

    郑先此时确实明白过来,钱这个东西,在某些人眼根本不是钱,现在想想他当初为了钱打生打Si,拼命挣扎,实在是不堪回首。

    郑先在城吃喝玩乐,胡乱开销,潇洒快乐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开着一辆破旧的桑塔纳,蓬头垢面的赶路。

    他们的行程简直就是一个传奇,他们按照风水轮盘的指引,从京都一路驾车疾驰到了昆月市,结果刚刚到了昆月,就发现风水轮盘的指针急速抖动,这是接近目标才有的情形,当时,这一男一nV师兄妹两个兴奋至极,结果伴随着头顶上一架飞机忽忽悠悠的飞走,风水轮盘指引的方向骤然变化,基本上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莫名其妙的师兄妹又驾车从昆月一路奔回京都。

    结果还没有回到京都,风水轮盘的方向又变了,一路指引着他们来到了这里,短短的几天时间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是度过了一年,那种心力交瘁,如同一路三步一叩头,千里朝见神佛,结果千辛万苦头破血流的走到了佛祖脚下,却发现佛祖不在家一样。

    “唉,你说这风水轮盘是不是坏了?咱们都被这个破玩意儿给耍了。”面容憔悴的灵芝半躺在后排座椅上,这桑塔纳着实不舒服,虽然相对还算宽敞,但X能差,减震差,后排座椅更是y得要Si,遇到一个小包,就能够将人颠飞起来,空调还缺氟只能吹风,收音机也坏了,沙沙作响,想听听歌放松JiNg神不成,再加上闭塞的空间,灵芝现在看上去状态实在是太差了,那m0样就像是宿醉后亢奋了一夜,好不容易睡着,却立马被人一脚踹醒了一样。

    前面开车的査宏月已经连续驾驶数天时间,一刻都没有停歇过,也就是他这样的修仙者才有这样的JiNg力,凡人的话早就彻底完蛋了。

    査宏月的状态不会b灵芝更好,一直在高速公路上驾车,时间一长,乏味的景sE,单调的速度,暴晒的烈日,没有止境没有目标的旅途,都能叫人心力交瘁。

    査宏月没有回答灵芝的问话,因为他也很想问出同样的话,但是他不希望这是真的,不然他们这么多的苦都白吃了。

    査宏月感觉自己的这辆车就要散架了,这样的连续驾驶连他这样的修仙者都感到疲惫了,更何况是这块铁疙瘩。

    査宏月正想着的时候,忽悠的一个黑东西从车轮左侧冲了出去,査宏月反应自然是极快的,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一个轮胎,不知道谁的轮胎跑了。

    难得这乏味的旅途上会有这样的叫人开心的笑话,査宏月哈哈笑了两声,但随后査宏月整张脸都僵y了,那表情完美的诠释了两个字——想哭!

    这条高速上前后没有别的车,能够有轮胎跑出来,那自然是从他的车上跑出去的。

    紧接着车身骤然一偏,车头左侧陡然下沉,狠狠地撞在地上,发出一声骤烈的痛吼。

    这是高速公路,査宏月的车虽然跑不快了,但此时也有个七八十迈,这个速度,这辆破车,绝对要命!

    随着车头一偏一沉,整个车猛地在道间打横,继而不受控制的翻滚起来。

    这辆桑塔纳是査宏月动用龙虎丹门为数不多的两千块流动资金在二手车市场上买的,车龄少说也得十年了,此时此刻,这辆车用极其悲壮的方式控诉自己遭受的非人nVe待,同时也结束了自己辛劳的一生。

    整辆车在空直接解T,翻滚出去的不是车,是乱七八糟的零件。

    这些零件,越过高速护栏,稀里哗啦的直接倾洒在一个小河G0u里。

    査宏月还有灵芝,一个大头朝下栽进淤泥,青蛙一般的弹着两条大腿,一个被挂在了树枝上,悠悠的晃动。

    天底下没有b这悲惨的事情了。

    不过,不幸之的万幸,他们两个修为不浅,基本上没有受到伤害,车辆太老,也没有力气Ga0个爆炸什么的……

    査宏月将灵芝从树上拯救下来,随后师兄妹两个看着地上的一堆零件半晌无言。

    不知过了多久,灵芝终于发飙了,她跳起来狠狠地踹着距离她最近的不知怎么跑出来的滚烫的发动机。

    “该Si的郑先,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