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神者 > 第七百一十章 狐精(书号:13660

第七百一十章 狐精

作者:三生万物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郑先身后再次闪现出一个三个人影来,这三个神魂每一个都是罡成境界大修士的神魂,每一个都曾经叱诧风云,即便是在仙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沼池魔镜得到了郑先大量的生机之力支持,炼化了这三个大修士后,这三个大修士就成了沼池魔镜的器奴,器奴是远远b不上器灵的,器灵拥有宝物的C控权,而器奴连自己的C控权都没有,完全听命于宝物。

    红镜上人、血提真君外加小圣鬼尸,齐齐出手,一阵狂风卷过,那些超魔酸在空再次逆转兜头泼向白绒公主,白绒公主刚才已经用尽了一口气,此时尚未缓过气来,想要再来一口气,至少也得五分钟之后,在这狭小b仄的空间之,白绒公主根本就避无可避,瞬间被超魔酸打成筛子。

    白绒公主再次出现在房间角落。

    此时的白绒公主只剩下三条尾巴,显然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傲气,一出现就狞吼道:“我奉日照天皇之命来和美国合作,杀了我,日照天皇绝不会善罢甘休。”

    郑先听到日照天皇四个字,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日本这个国家,“日照天皇算个P!”

    枯灭战甲喷出三个水包,郑先如法Pa0制,将白绒公主再次斩杀一次。

    白绒公主再次复活,此时她只剩下两条尾巴,看起来可怜兮兮。

    “我是灵狐一族的白绒公主,我在这里打造灵狐一族的第二个享乐天g0ng,我身上任务极重,你今天杀了我,灵狐一族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老祖宗绝对会找到你,叫你生不如Si……”

    嘭的一下,七尾再次被灭杀掉,化为一条硕大尾巴,被融化在超魔酸。

    白绒公主这一次复活过来后,犹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惊慌,拥有七条尾巴的她从未如此接近Si亡,所有的高傲在这一瞬间全都被她丢弃,对于她来说,此时此刻,只剩下最基本的求生本能。

    白绒公主跪伏在地,求乞道:“不要杀我,求求您不要杀我,杀了我对您没有什么好处,只会招惹灵狐一族的报复,只要您不杀我,我愿意用自己的身躯来侍奉您,我愿意成为您的nV人,为您做任何能够叫您开心的事情,我们灵狐一族有特殊的房技巧,绝对会叫您其乐无边,还能帮你增长修为……”

    “你们灵狐一族的老祖宗有几条尾巴?”郑先似乎被白绒公主说得意动了,开口问道。

    白绒公主似乎看到了一线生机,连忙道:“我家老祖宗有五千年修为,拥有条尾巴,当初老祖宗被修士们追杀,带着我们这些族眷从华夏逃亡到东瀛,对,她就是你们华夏人口的妲己。”

    随着白绒的话语郑先脑海深处猛地一炸,沉睡之的混元极道的记忆再次涌上郑先的心头,内关于这位尾灵狐有着一些记载,郑先双目光彩流转几次后,看向白绒公主,随后一挥手,三包超魔酸朝着白绒公主喷去,白绒公主发出绝望的嘶吼,浑身上下一阵黑气涌动,白绒g引了一道罡气下来,她见郑先不肯饶她,终于也要和郑先来个鱼Si网破。

    她如蚌娘一般,已经拥有了C控罡气的能力,但却没有驾驭罡气的实力,所以这道罡气引下来,先炸烂了她的一条胳膊,随后被她拼了命的甩向郑先。

    噗的一下,白绒公主被超魔酸洞穿千万个窟窿眼儿,发出一声惨叫后恢复原形,一头雪白的狐狸,最终逐渐消融在超魔酸之。

    那道尾灵狐临Si一击的罡气朝着郑先迅疾游走,犹如天上降下的雷霆一般。

    郑先双目瞳孔微微一缩。

    他进入凝丹境界,也拥有了运使罡气的能力,不过,现在的他连白绒公主都不如,想要运使暴躁的罡气,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想完全将罡气运转自如,至少也得凝丹后期的水准才成,但就算到了丹成后期,孕养一道罡气炼化一道罡气至少需要数年时间,着实并不容易。

    仙界之的罡气数量已经被各大派垄断,极少能够捕获罡气,除非杀人收罡,倒是凡间的罡气相当充裕。

    郑先瞳孔收缩到极致,如临大敌,一道罡气的威力,就相当于荷电粒子Pa0的威力,这东西强大得吓人,郑先至今记得丹台真人的罡气一指,如同橡皮擦一样,将房屋笔直的抹去一大片的模样。

    好在这道罡气已经无人驾驭,算是无主之物,郑先念头急动,想要尝试改变这道罡气的方向。

    此时沼池魔镜忽然从郑先脑后弹出,自动在郑先身前张开,直接将那道罡气吞入镜,引入沼池之,随即沼池魔镜晃动几下,整个萎靡下去,缩回郑先的掌心之。

    郑先身后护驾的三道罡气大修士的神魂纷纷投入沼池魔镜之,跌坐在沼池之旁,可以看到沼池魔镜上红光闪闪,三位罡气大修士各自出手,沼池之犹如困住了一条蛟龙一般,泥浆翻涌,澎湃不息,显然紫金葫芦正在吞噬这道罡气。

    郑先看向白绒公主,此时这位白绒公主已经彻底香消玉殒,在超魔酸化为一滩YeT,散发着难闻气味。

    不过超魔酸之有一颗晶石在闪烁放光,暂时尚未被腐蚀掉。

    七尾灵狐的灵丹,郑先几乎不假思索的便想到了这个。

    这东西就像是蚌娘的蚌珠一样,珍贵无b。

    郑先当即伸手一摄,将狐JiNg收入手。

    这狐JiNg通T透彻,内光泽流转,有七条尾巴模糊其,郑先手有两条七尾灵狐的尾巴,拿出来便被这狐JiNgx1了进去,七条模糊的尾巴之有两条变得雪白清晰起来。

    郑先左看右看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妙用,便将其收起,打算找时间问问龙虎丹门弟子,他们经常和灵丹打交道,定然明白其的路数。

    这狐JiNg散发着一种白绒公主才有的幽香,这幽香相当美妙,清神醒脑,似乎有辟邪的功效,这东西带在身上说不定不必害怕一般的魅惑之术了。

    超魔酸不但融化了白绒公主,也在不断的消融着紫金葫芦,好在紫金葫芦皮厚,可以供其不断消融,此时郑先见到白绒公主已经彻底消失,万难复活,这才将紫金葫芦裂开一线,超魔酸从裂痕之流淌出去。不然被超魔酸这般消融下去,紫金葫芦一样也吃不消。

    郑先回到赌场的时候,只妙音蟾蜍已经将那些小狐狸吃得七七八八,剩下三两只四处逃窜,被十位龙虎丹门弟子放出丹炉一一收取,对于龙虎丹门弟子来说,这些灵狐不论多么可Ai,也只是材料而已,就如同屠户眼的猪狗,炼丹用药,少不得要放入各种灵兽,若是对其心生怜悯的话,还是不要炼丹了,乖乖用炉子烤红薯得了。

    只妙音蟾蜍郑先几乎要认不出来了,每一个都缩小得如西瓜那么大,他们每一个都吞吃了至少上千只灵狐,一个个通T犹如翡翠,外皮泛着金光,额头上有着五个鲜红大包,一张张面容看上去极为凶恶。

    只妙音蟾蜍见到郑先来了,当即欢快无b的蹦到郑先身上,趴在郑先肩头,呱呱乱叫。

    此时的只妙音蟾蜍和当初的小念头状态的妙音蟾蜍可大不相同,一个个沉甸甸的犹如同等重量的金子一般。

    个妙音蟾蜍凑在一起,沉甸甸的压在郑先肩头,犹如一串葡萄一样,分量着实不轻,要是凡人的话直接就被压Si了,郑先伸手m0了m0这帮家伙的脑袋上的大包,触手冰凉滑腻,感觉就像是在m0水冲刷了千百年的鹅卵石,相当舒服。

    郑先对于只妙音蟾蜍来说,就如同父母一样,他们脑袋上的几个大包可不是谁都能m0的,也就郑先可以随便抚m0,并且他们一个个被m0得眯眼晃脑,一副舒坦得不得了的样子,随后便齐齐伸出舌头T1aN舐郑先的脑袋。

    郑先被这帮家伙Ga0得一笑,以前觉得这帮家伙很脏,现在早没了那种感觉,相反多了一些亲密。

    五个大包,对于妙音蟾蜍来说,相当于人族的分形境界,此时的他们已经拥有了化身人形的力量,不过他们靠吃发家,此时对于这些能力还没有涉及,无法施展,并且因为吃得太多,一时间消化不了,他们见到郑先兴奋一会后边开始恹恹无神。

    郑先脑巢盘飞出,只妙音蟾蜍便尽皆跃入巢盘之,巢盘被只妙音蟾蜍跃入便开始变化,原本的莲蓬模样,此时开始生出金属光泽来。

    郑先心一动,接连咬破几枚生机胶囊,灌注数万生机之力进入这巢盘之,巢盘立时变得更加坚固,存储了这些生机之力后,巢盘也开始蜕变,外皮一层层的蔫萎,郑先不去理会这巢盘的缓慢变化,将其收回脑,随后一招手,十名龙虎丹门修士,近百枯灭战甲,纷纷被收入紫金葫芦之。

    原本热闹的大厅瞬间变得冷清至极。

    赌客们全都被分隔在另外一间大厅之,此时还在喧嚣着赌博,不知道是不是那帮灵狐做了手脚,遮掩了他们的眼睛和耳朵,使得他们对于这边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知。

    此时地上那个黑老大正在偷偷的逃走,他的靠山没有了,他可还不想Si。

    郑先走上去,一脚将他的脑袋踩扁,脑浆蹦出去十几米远,这才走出这家赌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